首页  新闻频道  企业频道  资讯频道  物供频道  生活频道  博客频道  English  视频网  图片网
 
热点 要闻 专题 图片
国内 国际 言论 人物
  产品价格 数据中心
专家分析 宏观解读
  油田企业 炼化企业
销售企业 企业文化
  产经新闻 物供动态
供求信息 招标信息
  石化文苑 石化博客
生活视点 石化摄影
 
  石化要闻  |  国际  |  海外  |  人物  |  观察  |  图片
高层动态  |  国内  |  责任  |  言论  |  专题  |  视频
    责编:刘斌 电话:(010)84288756
邮箱:lb@sinopecnews.com.cn
 
   您的位置: 专题 >>> 普光简介
 

普光之根

2006-05-18 来源: 中国石化报
石化新闻
 
   5年前,当中国石化南方海相的勘探家们把目光投向川东北大山深处的时候,摆在他们面前的是一块前人“啃剩下的骨头”。

  从上个世纪50年代算起,几代石油人已经在这一地区进行了几轮油气勘探工作,川东北宣汉―达县地区主要构造带高点先后已打过21口探井,但均未取得突破。一批批地质专家乘兴而来,扫兴而归。到上个世纪90年代,这一地区的油气勘探进入了长达10年的停滞期,直到2000年仍有不少地质专家对中国石化在这一地区勘探持悲观态度。一种地质理论认为,四川开江―梁平地区存在一个对海相储层发育极为不利的“开江―梁平海槽”,按照这一理论,中国石化展开勘探的宣汉―达县一带,在地理位置和地质构造上大部分处于海槽中心部位,自然被认为是最没有勘探希望的地区,是海相油气勘探的“禁区”。

  难道南方海相油气勘探真的没有希望了吗?难道几代石油人的寻梦之路就这样走到尽头了吗?

  在对油气资源的急切呼唤声中,中国石化别无选择,只有大胆探索,锐意创新,走出一条海相勘探的新路。

  今年春节前夕,温家宝总理视察中原油田钻井队时说:“中国还有没有希望拿下大的油田和大的气田,这要看我们的工作,工作做到了就有希望,而且大有希望。”南方海相的勘探者们正是以科学求实、脚踏实地的精神努力工作,才在突破南方、攻克海相的征途中取得了一个个胜利。

  回想起与伙伴们在川东北探区艰难跋涉的那些日日夜夜,南方分公司总地质师马永生至今仍有颇多感慨。作为南方海相勘探地质研究方面的领军人物,作为中国地质科学院沉积学专业博士,他不愿盲目地接受前人的论断,更愿意通过自己扎实的基础理论研究去获得一些新的认识。这自然面对着极大的风险和挑战,但这对他和他所领军的“地质侦察兵”们来讲,绝没有不“亮剑”就退缩的道理。

  事实上,从进入“准备南方”前沿阵地那一天起,寻求勘探突破的人们就对自己的事业充满了战斗的激情和必胜的信念。他们和诸多壮志未酬的前辈探索者们一样,根据已有的资料,坚信这个地区的前中生代海相碳酸盐岩地层,有着产生、储集和封闭油气的良好的地层条件,具备形成大型油气田的客观物质基础。问题的根本不在于这里有没有油气,能否形成大型油气田,而在于我们是否弄清了这个地区油气形成、运移和聚集的规律,是否弄清了油气储集层在什么地方。

  他们反思50多年的勘探实践,深切地感到,再照老路走下去,等待他们的也只有失败。他们要想在前人划定的“禁区”取得突破,必须真正从“根”上解决问题,敢于从以往的认识中走出来,把前人的经验教训作为前进的起点;勇于站在前人的肩膀上破除前人的“定论”,从勘探理论和地质认识上实现根本转变。

  负责南方海相勘探的地质工作者们深知,要从“根”上解决问题,必须从最基础的工作扎扎实实做起。这项工作正是从所谓的“开江―梁平海槽”开始的。在实地踏勘查证古地层被挤压出地表的岩石“露头”,收集掌握大量第一手资料的基础上,他们通过对这一地区的层序地层学和沉积体系的分析研究,获得了一个具有突破性意义的认识――该区是不存在形成海槽的区域构造和古地理环境的。他们认为,该区在地层演化过程中,正处于有利于礁滩相优质储层发育的台地边缘区,不存在“海槽”;这里不但不是勘探的“禁区”,而且是形成大型气田的有利地区。就是从这里开始,对于南方海相的地质认识拐了一个弯,成为一个具有历史意义的转折点。

  科学探索来不得半点随意和马虎,新的地质认识最终还必须通过物探获得地震剖面、通过钻井获得地质资料来验证。普光气田不会忘记,是那些抬着钻机翻山越岭、打眼放炮的地震队员们,向沉睡在数千米地下的“金娃娃”发出了第一声呼唤;是那些吊挂在悬崖峭壁上安置检波器的物探放线工们,录下了“金娃娃”那久违的呼吸声。在野外采集工作紧张进行的同时,对地震资料的室内处理和解释也拉开了序幕。为满足储层研究和综合评价的需要,他们对地震资料的处理和解释采用了多家科研单位“背靠背”平行研究的方式,在获得满意结果之后,又先后聘请5家科研院所同时进行全方位的综合研究。2001年8月,在四川德阳一个小水库旁的招待所里,举行了一个颇具神秘色彩的研讨会,承担南方海相勘探研究工作的各路精英闭门三日,悄然完成了川东北地区勘探井位论证工作。3个月后,在成都附近龙泉驿,当时的南方海相油气勘探项目经理部提出的包括普光1井在内的3口重要探井通过了专家们的审查。2001年11月3日,部署在宣汉―达县地区东岳寨―普光构造上的第一口预探井普光1井正式开钻。两个月后,2002年1月9日,部署在毛坝场构造上的预探井毛坝1井上也传出了钻机的轰鸣。

  与数十年来在川东北进行的历次勘探不同的是,南方海相勘探项目在这里部署的第一轮预探井全部定在了构造的低部位上,普光1井与位于构造高点上的早期探井川岳83井相比,降低了1400米之多。地下油气藏生成与储集有向高点运移的规律,这是在任何一本石油地质理论教科书上都不难找到的经典内容,这也正是川东北地区早期部署的探井全部集中在构造高部位的原因所在。

 不选“高点”打“低点”,如此“离经叛道”的勘探部署,是基于什么样的理论作出的呢?马永生说,南方海相勘探之所以长期没有取得大的突破,主要问题之一就是在勘探思路上没能突破传统的陆相构造勘探理论的框框,井位部署跳不出“沿长轴、占高点、打扭曲”的圈子;而我国南方海相地层在几亿年的时间里,经历了多次构造运动,具有多旋回叠加、后期强烈改造的油气成藏特点,油气的保存条件和油气藏定形定位十分复杂。面对如此复杂的地下情况,只守着以往的构造勘探理论打井,就像把牛顿定律用到天体运动上一样,结果只能是事倍功半,就算发现了有利构造也不一定就能找到优质储层。而优质储层的存在才是决定大型―特大型复合油气田是否存在的关键因素。通过对石油地质条件的综合分析,他们得出一个重要结论:决定该区气藏规模及储量丰度的主要因素与构造的大小无关,而与储层的厚度、分布面积以及孔隙发育程度等密切相关。根据这一新的地质认识,他们选择了以寻找构造―岩性复合圈闭中优质储层为主要勘探对象的全新勘探思路。而孕育了普光大气田的地层,就属于这样的勘探对象。

  钻头不停地向着预测储层――古老的碳酸盐岩地层挺进。2002年11月28日,川东北毛坝1井钻至4324.54米遇到高产气层,测试结果日产天然气33万立方米。5个月后的2003年4月27日,就在距离早年打空的一口探井十几公里远的地方,普光大气田的发现井――普光1井获高产气流,常规测试日产气量稳定在42万立方米以上,该井同时创造了四川盆地天然气勘探水平位移最大、埋藏最深、气层最厚等多项最高纪录。随后,声势浩大的川东北地区456.06平方千米高精度、高分辨率三维地震施工顺利完工,采集来的高品质地震资料经过特殊处理、解释,成为落实第二批评价井井位的科学依据。到目前为止,部署在川东北地区的所有探井、评价井无一落空,全部得手,普光气田累计获得天然气探明储量2510.7亿立方米,技术可采储量1883.04亿立方米,剩余控制+预测储量1868.36亿立方米,三级混合储量达4379.36亿立方米,彻底改写了四川盆地海相“有气无井、有井无田、有小田无大田”的历史。

  地宫终于敞开了大门,普光大气田瓜熟蒂落,发现者们用心血和汗水凝聚而成的理论之果也日渐丰硕,普光气田发现过程中获得的大量地震、钻井等第一手资料数据,一次又一次地印证着勘探家们的设计和预测。围绕着海相碳酸盐岩勘探,一整套从沉积模式、储层发育到生烃模式、成藏机理的新认识日益成熟。一位权威专家这样评价普光气田的发现过程及其形成的创新性理论成果:通过扎实的工作,你们已经在海相碳酸盐岩深层复杂油气勘探领域,走在了世界的前列。

  理论的重要意义在于指导实践。从普光气田勘探过程中形成的理论认识,正在有力地指导和推动着四川盆地乃至整个南方海相碳酸盐岩地区的天然气勘探工作。目前在川东北确定的毛坝―老君、通南巴、巴中、南江等另外4个有利地区,一批重点探井正在钻进中。

  置身于刚刚展露风采的中国海相碳酸盐岩地层第一大气田,望着为祖国油气勘探开发事业忙碌的人们,我们的心灵为理论创新的巨大能量所震撼。马永生的一番话在耳边回响:理论创新永无止境,科学探索没有句号,它需要一砖一瓦的积累,需要一往无前的执著!

  中国石化是幸运的,在国家能源工业必须加快发展的关键时期,实现了勘探突破,捧出了大“金娃娃”,找到了新的资源接替阵地。普光气田是幸运的,在沉睡了亿万年之后,它遇到了一群不墨守成规、不向困难低头、敢想敢干的“叩门人”。马永生和他的伙伴们是幸运的,他们站在前人的肩膀上,思考着共同的课题,攻克了一道道难关,以普光气田的大突破展现了川东北乃至整个南方海相勘探的美好前景。

  当然,对中国海相地层资源潜力和勘探前景的认识,目前仍是一个见仁见智的问题。但正如刘光鼎院士、张国伟院士等一批专家指出的,中国海相地质领域是我国一个待开发的石油资源接替领域。在已经取得若干成果的基础上,中国石化的勘探工作者不会停止探索的脚步。

  中国石化的勘探工作者们深知,普光气田的发现,是艰辛探索、长期积累的必然结果。起初,他们并没有十分清晰的理论和思路,而是在经历了一次次摸索,甚至经历了若干次失败,饱尝了挫折所带来的痛苦之后,在总结前人经验教训、大胆进行创新的基础上,才终于找到了正确的方向,迎来了希望的曙光。他们表示,对中国海相地质领域的认识只是有了一个良好的开端,今后将继续从一个个成功的个案出发,对各方面的成果进行总结和完善,并在实践中不断验证和发展,以期形成比较成熟的具有普遍意义的中国海相地质理论。中国石化一位资深专家指出,中国陆相生油理论从提出概念到走向成熟,用了近半个世纪的时间,指导了中国油气资源的“第一次创业”。为了找到更多的油气资源,促进中国油气资源的“二次创业”,中国石化将会融合各方智慧,在以往认识的基础上,力争再用一二十年的时间,为我国海相地质理论走向成熟以及我国能源工业的发展作出自己的贡献!

  

 

  

相关链接
 
 
<返回频道首页>
 
 
 报社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广告服务
 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电经营许可证(广媒)字第180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0459号
 京ICP备 05069883 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012006018号     本网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维京律师事务所 孙连钟律师 高天玉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