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频道  企业频道  资讯频道  物供频道  生活频道  博客频道  English  视频网  图片网
 
热点 要闻 专题 图片
国内 国际 言论 人物
  产品价格 数据中心
专家分析 宏观解读
  油田企业 炼化企业
销售企业 企业文化
  产经新闻 物供动态
供求信息 招标信息
  石化文苑 石化博客
生活视点 石化摄影
 
  石化要闻  |  国际  |  海外  |  人物  |  观察  |  图片
高层动态  |  国内  |  责任  |  言论  |  专题  |  视频
    责编:刘斌 电话:(010)84288756
邮箱:lb@sinopecnews.com.cn
 
   您的位置: 专题 >>> 中国石化三十年 >>> 我的石化梦
 

爱情三部曲

2013-05-31 来源: 中国石化新闻网
石化新闻
 

作者  十建仪电公司  赵慧君

回想我与中石化的感情,我把他称作“爱情三部曲”。

1996年4月20日,我与中石化相约大连,见面的第一天,我和同学们的心里就被蒙上了一层浓雾。

那天,28个朝气蓬勃地年轻人乘船驶往大连,“天鹰号”甲板上我们面朝大海,畅想未来,心中一片阳光……

傍晚,我们到达项目部生活区,下车的那一刻,心中的阳光骤然消失。东北依然春寒料峭,四周枯草丛生,生活区就坐落在这片荒凉土地中央,两座裸露着红砖的二层楼房,一个风一来就眯眼大院,附近还有一排已经破烂不堪的石棉瓦房子,这一切像突如其来的浓雾瞬间弥漫开来,每一个人的心里都画了一个大大的问号:难道这就是我们将来的工作、生活?

第二天,我就和其他27个同学分赴各个施工班组。

因为是徒工,我们的工作从最简单的刷接地线开始,每天做着上模下划的机械运动。我们学的是电气仪表,上学那会儿常想像自己操作配电柜时的神气样子,刷油这项枯燥的工作再一次加重心里的雾霾,有的同学开始牢骚满腹,有的同学似乎发泄一般,将嫩绿的小草涂成了黑色,还有的同学甚至开始琢磨另谋出路。

而我的心情也和大家一样,被浓雾遮住了阳光。

刷油的工作持续了半个月后,我跟随班里的老师傅进入了大连西太平洋的6千伏变电所,一个个有趣的电气回路,仿佛一碟子“特色菜”,我砸吧到其中的味儿,循着这种味儿,我开始了与石化建设风雨同行,相知相守的日子。

我们班有一位孙师傅,他能给电气配电柜“看病”,电机转不起来了,或回路跳闸了,他都能像中医号脉一样,快速断定“病灶”,并对症下药,那时候我觉只得孙师傅很牛气!

后来,我跟随公司建设石化的步伐,转战大连七厂、抚顺乙烯、茂名石化、广州石化、上海ABS、青岛大炼油等多个石化项目的建设。看着我的同行们能让一台台千吨级大设备巍然屹立;能让一套套装置从自己手里诞生,我感觉石化建设者们都很牛气!

2006年,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干起了通讯员的工作,我对石化建设者的体会也开始由牛气外表走向心灵深处。

大连七厂工地上,鹅毛大雪苍茫了整个工地,6米高的桥架上,工友们迎着砭骨的寒风敷设电缆,手已冻得发僵,嘴里的号子却响亮有力;茂名乙烯检修项目中,火一般的太阳,热辣地炙烤着工地,烫手的管道上焊工们专注地盯着焊口,焊工姐姐们那一张张美丽的面孔从彤红到黝黑,再到爆皮,每天早上她们望镜兴叹,可为了工期她们依然手握焊枪,绽放美丽焊花;每一次在工地上遇到雨天,我常常想起青岛大炼油工地上的一个镜头:风雨中,他身穿黄马甲,手握指挥旗,口唅指挥哨,笔直地伫立在风雨中,镇定自若地指挥着千吨级吊车,直到设备准时吊装完毕。

如果说这些画面可以用一个“坚”字概括的话,那么还有一个字叫做“韧”,像蒲草般折不断,揉不碎,维系着一代代建设者对石化的绵绵深情。

记得在一次采访中,五六个姐妹一边工作一边给我介绍着工程中的所见所闻。突然,我发现有一位高姐不见了,我起身去找寻,感觉配电室的一个角落里有抽泣声传来,原来是高姐。她说:“今天是儿子的五周岁生日,我已经半年多没见孩子了,刚才忽然想起他来,心里像锥钻一样……。高姐一边说着一边擦干眼泪儿,强笑着说:“好了,过去这阵儿就好了,干活去了,离送电没几天了。”

盛夏的夜晚项目部大院里都上演着同一个画面:电话铃声此起彼伏,那是远方亲人的牵挂。几个老爷们光着膀子,或蹲在宿舍前呢呢喃喃,或来回溜达着侃侃而谈,有和老婆商定家事的,有给孩子指导作业的,还有甜甜蜜蜜谈恋爱的,听见最多的两句话就是“宝贝,再坚持几天,爸爸一有空就回家看你。”、“老婆,没办法啊,这儿工期紧,过一阵我就回去……”其实,这些常常只能是安慰话。

有时候,大伙儿烦了也唠叨几句:“这是什么工作啊,整天不着家……”可第二天清晨他们依然赶往工地,忙碌从没有停止过。

经过这些年的风雨同行,我对化工建设者的认知,从表面的牛气,变成了一种理解,一种发自内心的相知,我越来越觉得化工建设者是一个与众不同的群体,他们坚韧的品质深深感染着我。每一次离开工地心总有许多的不舍,我知道我已经爱上了这种工作,这群人。

有一位有着35年工龄的老同事,没事儿的时候爱给班上的小同志啦啦十建公司的历史,他说:“孩子们,我年轻的时候也觉得干咱们这行又苦又累,可回头看看,咱们公司建厂43年来参加过数十套国家级重点项目的建设,从扎根齐鲁,建设一化、二化、胜利炼油厂开始,到建设齐鲁乙烯,再到后来的建设茂名、天津百万吨乙烯;青岛、惠州千万吨炼油,以及神华宁煤、川气东送等,这些国家级重点项目都有咱十建人的身影,共和国13亿人,有几个人能干国家级的大项目啊?等你们到了我这个年龄,你们就知道自己这辈子没白活!”

每次听到老同事的这席话,我的内心总能和他共鸣,近20年来,经历了雾的迷茫,雨的磨合后,我和石化建设产生了爱情电波,我已离不开石化建设,就像我的同事,以及千千万万和石化建设默默相守的人,大概在他们心里也埋藏着这种电波。

相关链接
 
 
<返回频道首页>
 
 
 报社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广告服务
 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电经营许可证(广媒)字第180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0459号
 京ICP备10210212号-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012006018号     本网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维京律师事务所 孙连钟律师 高天玉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