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频道  企业频道  资讯频道  物供频道  生活频道  博客频道  English  视频网  图片网
 
热点 要闻 专题 图片
国内 国际 言论 人物
  产品价格 数据中心
专家分析 宏观解读
  油田企业 炼化企业
销售企业 企业文化
  产经新闻 物供动态
供求信息 招标信息
  石化文苑 石化博客
生活视点 石化摄影
 
  石化要闻  |  国际  |  海外  |  人物  |  观察  |  图片
高层动态  |  国内  |  责任  |  言论  |  专题  |  视频
    责编:刘斌 电话:(010)84288756
邮箱:lb@sinopecnews.com.cn
 
   您的位置: 专题 >>> 中国石化三十年 >>> 我的石化梦
 

扎根沃土结硕果

2013-06-05 来源: 中国石化新闻网
石化新闻
 

作者  齐鲁石化   苏成武

——记齐鲁石化热电厂汽机运行主任技师王伟

引子

我与王伟在一个班的时间,大概有三年。平时工作不忙的时候,会在一起聊聊天。给我留下印象最深的,是他说话的语速,那不是一般的快,如果听者中,有反应略慢一点的,听着便觉很吃力,要想弄明白,肯定要回头再去询问一遍。同在一个班组的同事,呆的时间久了,加上他安排的工作也都熟悉,听起来则无大碍。

今年年初,他被厂里聘为汽机运行主任技师,这在目前的工人队伍中,是技能最高档,在热电厂,他是这个专业唯一一个戴上桂冠的运行工人。从1988年入厂,到如今,他在倒班岗位上,辛勤工作了25年。就像一株幼苗,历经了岁月的风雨后,最终长成了参天大树。

一次闲聊,属于说者无心的闲聊,他讲到了高中的几个同学,在当年招干后,有的如今已经主政政府部门,几个经商的,也是事业有成,各个都有自己的实业。谈到他自己时,话锋却突然一转,并未像我猜测的那样,要说出不如人家的消极话语来。对于今天自己所走到的这一步,从他的表情中,我分明读到了一种充实,一种付出辛劳后的淡定与满足。

在那一刻,我突然心生冲动,想把他作为自己笔下的人物写出来,写他高考落榜后的无奈,写他见到乙烯后的惊喜,写他从失意的考场挣扎出来,在当年乙烯这片热土上扎根、发芽,直到硕果累累;他从1995年干班长,到如今已是18个年头了,我想写他的班组,写他所在的班组获得的每一份沉甸甸的荣誉。

这份冲动一直搅扰着我,行走在通往太公湖的人行道上,大脑在构思;仰躺在湖边的草坪上,望着满天星斗,也还在想这件事。冲动过后,便是担心,担心自己写不好。这种想写又不敢写的矛盾心情,持续了近一个月。

最终,在某天交接班遇到王伟时,我迈出了第一步。我把他拉到控制室的窗台边,小声说:“王哥,我想写篇文章,关于你的,以及跟咱们一样的扎扎实实在一线倒班的兄弟们的酸甜苦辣的文章。至于是哪种体裁,我现在尚未想好,我想先搜集一点素材,你把你入厂、入党、当班长以及这些年来获得的所有荣誉,当然了,你记忆比较深刻的处置重大事故的例子,也回忆一下,还有管理班组过程中的好的经验和不足,能列出多少算多少,越多越好,越详细越好。”听明白我的意思后,王伟使劲攥住了我的手,说:“兄弟,这是很好的事啊,用文字把咱们生产一线的辛苦与快乐表现出来,弘扬正能量,鼓舞大家的干劲,这件事情,我举双手支持!回头,我给你找找资料,哥可盼着你写的文章发表出来呢。”

王伟答应的这样痛快,无疑,给了我很大的鼓励。我琢磨了几个文章标题,最后觉得《扎根沃土结硕果》这个,自己蛮喜欢,于是就暂定了。王伟是1988年12月份招工到了热电厂,而我则是早于他几个月到了乙烯技校,都是88年。对那个时期的乙烯,感触颇有共同点。写完这段前言后,按照列出的提纲,第一节的标题就叫《恋上乙烯》。

恋上乙烯

已故摄影家李毅平先生有一幅摄影作品,名为《初升的太阳》。其背景是乙烯厂区的裂解炉和一处球罐群。这幅照片,后来由中国人民邮政制作成邮票发行。邮票的票面上有《齐鲁三十万吨乙烯》、1988等字样。而在之前的1987年或者1986年春节,淄博市市政府慰问烈属军属的年画,也是一副工业题材的照片,上面的文字是“三十万吨乙烯晨曦”。

王伟对齐鲁乙烯的最初印象,就是一张邮票和一副年画。虽然张店离着乙烯不远,可那个年代的人们,若不是有着需要走动的亲戚,有着需要办的事情,是很少有人到处走动的。至于正在上学读书的学生,那更是以考学为大任,头脑中出现最多的字眼,是大学。当高考的尘埃落定,王伟,名落孙山了。当年投考的学生总数是272万人,而入取了仅仅67万,连个零头都不到。父亲望着儿子失望的眼睛,鼓励他:“没考上,不要紧,你学的扎实,去参加招工考试吧,到了工厂,好好干,一样有出息。”

就这样,王伟和众多的高考“漏子”,一块参加了当年的招工考试。把80年代那些落榜生称作“漏子”,一点没有贬低的意思。在当时那种挤独木桥式的招考条件下,漏下来的一些人,后来都成了所在行业的精品,与之不同的,不过是这些人手里,缺了一张正规全日制大学的学历证书而已。参加招工考试的试题,因为还要照顾到部分待业青年的知识层次,所以出得简单了些。在这些“漏子”眼里,权当是参加了一次小测验。

成绩一出来,王伟与一块参加考试的几名同学,名次都很靠前。他被招到了乙烯热电厂。报到的那天,当王伟背着行李卷,走下张店通乙烯的班车,他眼睛首先看到的,是繁华的乙烯工程指挥部大门。门里,气派的褐色办公大楼,透露着一种莫名的威严。门前的椭圆型水池,一股水柱喷起来起码有十米高,落下的水,再砸到水池中央矗立着的假山上,沿着沟槽流回池内。进出大门的人,有的行色匆匆,看起来是有紧急的事情要做;有的则慢条斯理,手里提一兜新买的蔬菜,往家里或者宿舍走。杂乱的人群中,有人说着浓浓的方言,有人说着好听的普通话。对于是哪里的方言,初来乍到的,王伟并不能分得清楚,只是,他感觉这里的一切都很新奇,跟老家南定的气氛不一样。他在琢磨,到底不一样在哪里?

他把这里与老家南定进行对比,一个很静,一个很乱;一个暮气沉沉,一个朝气蓬勃;一个熟悉,一个陌生;1988年的乙烯路上,新修的公路很宽阔,路两侧的行道树是法桐,仅有成人的胳膊粗。建成不久的汞山小区,就坐落在汞山下。这里,是整个乙烯唯一的住宅楼区,小区下边有所小学,是石化第七小学,再下边,有两块硕大的场地。一是事业公司客运二队驻地,数十辆“大通道”客车,整齐的停放在车位上;另一处是技校足球场。再往西,便是石化技校的校区。

初识乙烯,王伟说:“我便已经喜欢上了她。崭新的厂区里,银塔高耸,罐区密布。冲天的火炬,已在瞬间把年轻人的血液点燃及至沸腾。爱上她,就从最初的那一眼,从那行驶着的客车车窗抛向塔林的第一眼。”一起来的同学,小郭,小吴,属于另一种性格的人,如此气派的工厂景致,在他们眼里,不过是一堆毫无生气的钢铁;偏僻的厂区,拥挤的单身宿舍,对于两个家境不错的小伙子来说,如同受刑一般。入厂培训结束不久,小郭和小吴还是回去参加了地方上的招干考试,选择了离开。这么些年下来,两个人也都干的不错。

在与王伟聊天的过程中,他曾对我说:“人这一生中,选择职业与选择爱人是一样的。既然执子之手,那就要与子偕老,万不可三心二意。”当年参加招干考试被入取后的小郭,在一次同学聚会时,曾经这样劝导王伟:“你干得如何好,一辈子也终究是个工人的身份,如果干得不好,任何人都可以批评你。你要有甘于平庸的心理准备。不要将来遇到难事时再去后悔。”对于同学好意的规劝,王伟这样回答,他说:“什么样的工作都要有人去干,工人,只要好好去干了,也不是没有出息,这些还不是主要的,让我决意留在这里的,是这片土地上展现出来的蓬勃的生气。我喜欢这里,我愿意在这里干一辈子,不后悔。”

就在乙烯那家小酒馆里,几个简单的小菜,一瓶那个年代很流行的高阳酒,两位好同学,话别。门外的春风刮起了门帘,已是干部身份的小郭志得意满,从这时候起,两个人将踏上不一样的人生路,王伟,从那时起,开始扎根于脚下的这片石化热土。

相关链接
 
 
<返回频道首页>
 
 
 报社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广告服务
 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电经营许可证(广媒)字第180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0459号
 京ICP备10210212号-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012006018号     本网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维京律师事务所 孙连钟律师 高天玉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