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频道  企业频道  资讯频道  物供频道  生活频道  博客频道  English  视频网  图片网
 
热点 要闻 专题 图片
国内 国际 言论 人物
  产品价格 数据中心
专家分析 宏观解读
  油田企业 炼化企业
销售企业 企业文化
  产经新闻 物供动态
供求信息 招标信息
  石化文苑 石化博客
生活视点 石化摄影
 
  石化要闻  |  国际  |  海外  |  人物  |  观察  |  图片
高层动态  |  国内  |  责任  |  言论  |  专题  |  视频
    责编:蒋文娟 电话:(010)84277262
邮箱:jwj@sinopecnews.com.cn
 
   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石化人物
 

带着梦想飞翔

2013-06-06     来源:中国石化新闻网
石化新闻

中国石化新闻网讯(李崇辉)巴尔干半岛万里高空,清澈而宁静,朵朵白云似雪域高原的哈达点缀着这块古老富饶的土地。

在飞往欧洲五国考察学习的飞机上,带着一副深度眼镜,一笑就露出虎牙的信卫东一个劲儿地往窗外看,机身下那大片大片或高或低、或绿或红的醉人图画让他着迷。这是第一次坐飞机,他有点儿说不出的兴奋。

17年前的一个上午,当他和同学迈出胜利石油机械技校大门的时候,正好也有一架飞机从远处的高空隆隆飞过。“何时自己也能坐上飞机向鸟儿一样在万里高空翱翔啊!”望着飞机渐渐消逝,22岁的信卫东对未来充满了憧憬。而现在他真的坐上了飞机,此时他的身份是山东省富民兴鲁劳动奖章获得者、胜利油田劳动模范、中石化集团青年岗位能手、东营区人大代表……

丑小鸭变成了白天鹅,终于在高空翱翔了!

 

上世纪九十年代第二个春天,春寒料峭。信卫东完成两年的稠油炼制课程,满怀憧憬地走上了工作岗位——石化总厂仪表车间,成为一名仪表工。“我们单位新分来了一个姓信的小伙子,挺朴实、挺勤快的,脑子也灵。”车间职工传扬着,接触久了同事们都亲切叫他“阿信”。

理想和现实总存在较大的差距。总厂炼油装置采用的是当时日本横河株式会社电Ⅲ型控制仪表,国际先进,国内鲜有。面对眼前这复杂的装置工艺流程和一大堆从未见过的仪表设备符号,阿信突然感到有些茫然、力不从心了。仪表平稳运行则罢,一出问题就令他手足无措,原来学的那点知识似乎全没了用场,甚至有些技术问题连有经验的老师傅们也挠头半天。

“小伙子,别着急,咱们有的是干头啊”,原本想打退堂鼓的阿信,听到老师傅的真诚话语,看到老师傅们耳鬓斑白了还在变送器、调节阀前默默钻研,他重重地捶了一下双腿,恨自己怎么会有这么没出息的想法。当晚,他从厂图书室借来了仪表专业书籍,抱来了一大摞横河仪表说明书,从此,阿信走上了充满艰辛的自学之路。

白天跑现场,晚上画流程,为了摸清仪表的构造,库房里废旧的仪表都被他拆遍了,直到手熟能详。功夫不负有心人,阿信先后自学了《仪表自动化》、《电子应用》等课程,写下了数万字的读书笔记,仪表维护水平突飞猛进。仅一年多时间,就成了车间的“活流程”,最年轻的大班长。

学以致用,方能事半功倍。阿信成立的“五小”攻关班捷讯接踵而至。调节阀由气开式改为气关式,一年节约5万元,先后提出合理化建议33条,被总厂采纳6条,车间采纳9条,创造了可观的经济效益。

阿信爱钻“牛角尖”,这不,他又跟电液滑阀较上劲了。电液滑阀是重油催化装置的一个重要设备,也是令大家一直头痛的“顽疾”。装置操作工按厂家的说明操作时经常漏油,既不卫生又不安全。于是阿信就像患上“单相思”,白天想着“她”,夜里梦着“她”。妻子生气地说:“我还比不上一个‘死心阀’吗?干脆你跟它过日子吧”。阿信拆了装,装了拆,反复琢磨,光实验就不下百次,人也日渐消瘦了。精诚所至,“冰姑娘”终于被阿信火一样的情怀所感动,向他投来了丘比特之箭。经他改造后的电液滑阀,不但不漏油了,而且还很好操作。厂家技术人员对阿信的革新甚感惊奇和佩服,有意高薪聘请其去他们公司发展,阿信憨厚地一笑,扶了扶厚厚的镜片,婉言谢绝了。

 

飞机的轰鸣声打断了阿信的思绪,庞大的机身在气流的冲击下猛地晃了几下。空姐送来了可口的饮料,阿信一口喝下去,感觉心里很舒服。透过视窗,棉团似的白云似乎触手可及,阿信有一种直上云霄的感觉。自己取得的那点小成绩,却受到领导和同事们的莫大肯定,被派遣到欧洲参观学习,他又是激动又是感动。

十年间的匆匆往事又历历再现。

重油催化装置开工后,运行平稳,就在大家想歇一口气的情况下,容-301凝缩油罐,浮位浮筒的排空堵头,因气温骤降而突然损坏。等信卫东和大伙儿赶到现场时,罐内几十公斤压力的瓦斯喷涌而出,并迅速气化,形成一道数米长的白色气柱,嘶嘶的尖叫,伴着难闻的恶臭,遇明火随时可能发生爆炸,并能使附近的重催原料油罐区发生连锁反应,后果不堪设想……

危急关头,瘦瘦高高的阿信抄起铜板手,冲向离地面几十米高的平台上,强烈的油气味差一点将他从梯子上熏下来,他晃了晃,屏住呼吸,强打精神,冲向排空堵头。这时气柱已经扩散开来,眼睛的视线被遮住,阿信只能由耳朵判断声源,他用手摸到油罐堵头脱落处,气流打得手生疼也顾不上了,用双手使劲向上推,可强大的气流一下子就把堵头打歪了。

30秒过去了,刺耳的尖叫声不停……

40秒过去了,白色的气雾已将阿信完全笼罩了……

“阿信,快下来,太危险了,你会没命的,……”人们拼命大叫,“快,马上通知各单位,做好营救准备……”

50秒过去了,阿信已眩晕得感到整个塔都在晃动,脚底像踩了棉花,他多想躺下歇一歇啊,但强烈的责任心驱使他坚持,再坚持。随着气流的减弱,阿信使出了最后一口气,双手紧紧地把堵头堵上了……。

白色气雾渐渐散去,这时大家却发现阿信歪躺在平台上。

“阿信,你醒醒,快醒醒,你一定要坚持住啊”。在送往医院的路上中,几位同事哭得没了声调。

“要是再晚些点,小伙子就没命了”。医生一边给阿信劈了指甲的手上药,一边幸运地说。

在医院里躺了两天,阿信终于苏醒过来,如同大病一场,呕吐不止……

 

踏在异国的土地上,眼花缭乱的人文景观以及美丽的街景,处处让信卫东耳目一新。但他没有忘记此次旅行的责任,学习国外先进的操作技术,回去好好工作。他的心境老是飘忽在岗位、家庭上。是的,阿信有太多的放不下,表面刚强的他其实背后流干了眼泪。

阿信本来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可自从儿子出生后,给他们带来的却是巨大的痛楚。“先天性脑萎缩”,这如同一个炸弹粉碎了夫妻俩的心。

孩子一天天长大,阿信的心却如刀绞。长大意味着什么?他不敢去想,看着同龄的孩子蹒跚学步,口里咿呀喊着“爸爸,妈妈”。可自己的孩子却说不出几句话,阿信的心都快碎了。

孩子虽不幸,但阿信却没因此耽误工作。一说起阿信和他的孩子,班里的同事们眼泪禁不住往下流。一次,阿信急着去班上处理一个调节阀的故障,就把5岁的孩子反锁在家,可等妻子下班回家的时候,却发现孩子茫然地站在窗台上了……

要是再晚来一会儿,孩子就有可能出事。事后,阿信狠狠地扇了自己几个耳光。

一个冬天的深夜,妻子上夜班,急促的电话铃声把阿信从睡梦中惊醒:重催车间出事了,需要马上处理。看着熟睡的儿子,阿信用被子将他包起来,轻轻地敲开邻居家的门,这已不是第一次了。“不好意思,这么晚了,还来麻烦您”。邻居是位好心人,“阿信,你放心忙去吧”。这时孩子醒了,看着这一切,搂着爸爸不松手,虽然不说话,可那难受的样子十分可怜。“好孩子,要听话,爸爸一会儿就回来”,儿子的手抓得更紧了,哭声更大了,阿信的眼泪也忍不住夺眶而出。时间不能再耽误了,他强行把孩子塞到邻居的怀里,三步并作两步冲出了楼道,走出很远孩子的哭声还能隐隐听到。

看着国外同行们先进的仪表和严格的管理模式,阿信没有自卑,而是有了更多的自豪。想想当年,炼厂的建设者们靠的是一把铁锹、一顶帐篷、一条水管线起家建起了座座装置,几经风雨,才有了今天的壮大场景。虽然总厂现在面临着装置优化配套,产品质量升级等诸多困难,但只要石化人团结一心,就一定能克服困难,踏平前进道路上的沟沟坎坎。

“黄河从炼塔身边流过,炼塔亲吻母亲河,一路九曲十八弯,奔流向东唱大歌……”很奇怪,站在异国炼厂的分馏塔下,信卫东竟然情不自禁地哼起了他熟悉的“厂歌”。

只要精神在,万事皆能成。阿信心中憋着一股劲儿。

2005年深秋的一个雨夜,重油催化装置的一个调节阀无法复位了,当班仪表人员想尽了办法,故障依然没有排除,只好打电话向信卫东求救。阿信接到电话二话没说,穿上衣服就走。妻子心疼地说:“凌晨3点多了,外面又下着雨,跟装置上的人说说明天再干吧。”

“那哪儿行,不及时处理的话,装置会出大事的。”说完阿信披上雨衣,骑上自行车就冲进漆黑的夜里。阿信赶到班上时已成了“落汤鸡”。问明情况后,阿信和值班工友在雨中忙碌了起来。

雨水顺着脸哗哗地流,眼镜反成了累赘,高度近视的阿信与阀门面对面对视着,一面抹着淌下来的雨水,一边测试分析,原来是定位器的放大器反置引起了调节阀不动作。阿信拿起拆下的放大器,经过几次反复调整,问题迎刃而解。他擦擦淋湿的头发,换下湿透的工服,又带领班组人员对装置内容易发生故障的几个环节和重点回路进行了彻底地检查,直到确信没有问题后,才拖着沉重的身子回到操作室,此时已是早上5点了。

第二天,由于着凉,阿信发起了高烧,嗓子又肿又痛,咽口水都很困难。大伙儿劝其回家休息两天,他死活不肯,最后,大家强行把他送到了医院。在挂吊瓶时,阿信还是念念不忘工作,把平时应该注意的地方,用电话再三叮嘱当班人员。

信卫东说,既然选择了远方,就不该畏惧高山;既然选择了奉献,就不该计较个人得失。奋斗并快乐着,是他实实在在的人生体验。

飞机起飞了,向着朝阳升起的东方飞回去了。


延伸阅读
 
 
<返回频道首页>
 
   石化要闻
· 贵州石油国防动员工作受表彰
· [组图]燕山石化组织社区人员进行安全应急演练
· 石炼污水成功并入城市处理管网
· 中原油田与石油物探技术研究院举办技术交流会
· 广州石化生产与经营管理监控分析项目通过验收
· 西北油田大力促进民族团结
· 长炼制氢装置凝缩油密闭回收项目顺利建成投用
· “藏宝图”的故事
   图片新闻
四建阜新接保检项目刷新物资管理服务新水平 中卫二维地震勘探项目安全高效穿越贺兰山
78个“绿色通道”保供“三夏”用油 荒原小站“石油人”
   高层动态
· 王天普到燃料油公司现场办公
· 傅成玉会见康菲石油公司董事长
· 傅成玉会见陶氏化学公司董事长
· 刘运会见美国摩根大通客人
   行业·国际
· 智利公司和英国BG同意签署天然气供应合约
· BP印第安纳州炼油厂改造项目将在6月底完成
· 越南第二座炼油厂建设项目获得批准
· 科威特计划钻取1200口新井大幅提高重油产量
· 日本公司在越南海上发现天然气和凝析油资源
· 委国油贷款40亿美元提高中委合资企业原油产量
· 阿曼近期将授出13个油气勘探生产区块
· 安哥拉LNG项目开始生产出口LNG
   行业·国内
· 中国海油签署勘探冰岛海上Dreki地区协议
· 未来5年北京拟建350座加气站
· 中化集团完成收购美国德州页岩项目40%权益
· 中国与委内瑞拉签署石油合作协议
· 重庆能源集团转让页岩气部分股权
· 大气法修订 石化企业面临更严格环保法规
· 缅甸至中国天然气管道建成 准备试运行
· 新疆煤层气开发启动 2020年产量拟增近6倍
 
 
 
 报社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广告服务
 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电经营许可证(广媒)字第180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0459号
 京ICP备10210212号-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012006018号     本网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维京律师事务所 孙连钟律师 高天玉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