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频道  企业频道  资讯频道  物供频道  生活频道  博客频道  English  视频网  图片网
 
热点 要闻 专题 图片
国内 国际 言论 人物
  产品价格 数据中心
专家分析 宏观解读
  油田企业 炼化企业
销售企业 企业文化
  产经新闻 物供动态
供求信息 招标信息
  石化文苑 石化博客
生活视点 石化摄影
 
  石化要闻  |  国际  |  海外  |  人物  |  观察  |  图片
高层动态  |  国内  |  责任  |  言论  |  专题  |  视频
    责编:刘斌 电话:(010)84288756
邮箱:lb@sinopecnews.com.cn
 
   您的位置: 专题 >>> 中国石化三十年 >>> 我的石化梦
 

一人一井一寝车

2013-06-25 来源: 中国石化新闻网
石化新闻
 

作者  华北分公司第一采油厂  李刘保

一场大雨整整下了一个晚上,豆大的雨点打在寝车上咚咚直响。半夜,一声巨雷将刚巡线回来睡着不久的席小虎吓醒后就再也睡不着,他蜷缩在被窝里,直到天亮。

大雨过后,红河37P34井场的两块标语牌被吹得不见了踪影。席小虎把两块标语牌从山洼洼里找回来,重新竖好,接着就去巡线,检查下雨后有没有集输管线下沉等情况,并及时打电话上报作业区,回来后他打扫了一遍寝车和井场的卫生,就赶紧开始给自己准备午饭。

红河油田大会战启动后,油井数量迅速增加,而且分布分散,像红河37P34这样的边远单井不在少数。特别是去年红一联合站投产后,大部分单井进入集输系统,但因为井场的防盗设施还未配备齐全,所以这些井场还需要人员驻守,并要每天进行集输管道巡检。

陇东地区逐渐进入雨季已,隔三差五的就会下上一场雨,席小虎说,“最怕的就是下大雨,要是一下雨,巡线就特别困难,而且进井场的山路就不能通车,哪也去不了,谁也进不来,好些时候就只有自己一个人,特别是晚上的时候,真有一种‘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的感觉”。

在驻井的日子里,席小虎每天要把抽油机擦拭得干干净净,每两个小时记录一次井口生产数据,每天2次向基地汇报生产情况,利用闲暇时间将几亩大的井场修整平平整整,用石子在井场内修了几条人行通道。寝车内被子叠的虽然和他在部队有点差距,但还是四方四正,其他地方一尘不染。在今年采油厂标准化井场评比中,红河37P34井被评为全厂单井类别第一名。采油区组织各班组到他的井场参观学习时,席小虎说:“起初是想给自己找点活,对自己要求高一点,日子过得也就充实一点,都不敢相信自己有这么大的毅力能坚持下来。”

寂寞孤独是驻井时最难熬的。特别是刮风下雨的时,卫星接收器被风刮得总是找不到信号,没事的时候只能看看书。最痛苦的时候,就一个人对着连绵不断的山峦歇斯底里地狂吼。席小虎说,“每天爬到半山腰上给亲人打个电话,是我最幸福的事儿。”

陇东高原的冬季,气温降至零下30摄氏度。刺骨的寒风伴随着黄土粒打在脸上,生疼生疼的。席小虎沿着崎岖的山路进行安全巡检时,都会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夏天,中午的太阳烤的山里野兔、山鸡都没了踪影,巡线时席小虎都会提前准备一个太阳帽。每次有人去他的井场,他黝黑的脸上总是挂满灿烂的笑容,而且会把自己的好吃的、好喝的拿出来招待,他唯一的要求就是让这些来的人多陪陪自己说说话,从去年到现在,他已经在这个井坚守了大半年。

大山深处,一个人、一口井、一寝车——在席小虎青春的记忆里留下一道难忘的风景线。

相关链接
 
 
<返回频道首页>
 
 
 报社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广告服务
 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电经营许可证(广媒)字第180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0459号
 京ICP备10210212号-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012006018号     本网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维京律师事务所 孙连钟律师 高天玉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