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频道  企业频道  资讯频道  物供频道  生活频道  English  视频网  图片网
 
热点 要闻 专题 图片
国内 国际 言论 人物
  产品价格 数据中心
专家分析 宏观解读
  油田企业 炼化企业
销售企业 企业文化
  产经新闻 物供动态
供求信息 招标信息
  石化文苑 石化博客
生活视点 石化摄影
 
  石化要闻  |  国际  |  海外  |  人物  |  观察  |  图片
高层动态  |  国内  |  责任  |  言论  |  专题  |  视频
    责编:刘斌 电话:(010)84288756
邮箱:lb@sinopecnews.com
 
   您的位置: 专题 >>> 《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企业文化建设纲要(2014年修订版)》印发 >>> 企业文化故事
 

三个进津指标的关怀

2015-03-23 来源: 中国石化新闻网
石化新闻
 

  我整理旧物的时候,发现了一张已泛黄的1987年“进津指标”异地人员对调报告表,其核心内容是调入天津市人员具体使用的是哪一个“进津指标”。我一字不漏地仔细品味着这张表,顿时酸甜苦辣涌向心头。

  在计划经济年代,想调入天津市工作,只有拿到了“进津指标”才可以,这在老百姓眼里要比登天还难。据我所知,既使有了“进津指标”也不见得能够办成,比如,企业所有制性质是否相同?是否有随迁配偶和未成年子女?如果后者有,同样要占用“进津指标”。

  我在天津石化涤纶厂任副厂长的时候,具体分管人事、劳资等。当时厂里仍有些夫妻两地分居多年的职工,给他们的工作和生活造成了许多困难。因为厂里缺少“进津指标”,所以解决起他们两地分居的问题,就成了一项十分头痛的工作。

  我似乎确凿记得有这样一件事情。有关部门向我反映过多次:说化工原料采购员陈运生(原籍天津市)只身一人从宜宾化工厂调入,他把刚刚离婚的妻子(四川宜宾人)和一双未成年儿女留在了原厂,生活很困难。离婚的理由让人听起来十分蹊跷。听说妻子和孩子与在天津的爷爷奶奶关系非常融洽,来往密切。

  经厂里反复研究后,我让供销科科长转告陈运生:如果他能和妻子复婚,厂里可以设法为他解决三个“进津指标”,并负责安排其妻子的工作。接下来陈运生这样做了。过了一段时间,问题得到了圆满解决。但很可惜,没有过几年美好团圆的日子,陈运生因患肝癌去世,时年48岁。抛下了孤儿寡母三人艰难度日。

  若干年后(我已退休十多年),有一天,春光明媚,我和老伴正在居住小区散步,迎面不远处有一位老年妇女,正大步流星径直向我们走来,碰面之时,她一下子就握住了我老伴的手,并热情地和我打起招呼:“赵厂长你好!这么多年你看上去也不怎么见老呢!……”她似曾与我们十分熟悉,一时弄得我 “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心里捉摸着她是谁呢?不好意思地应付着她:“哦?哦……头发都白了还不见老?……”我边说边用手胡拉着头顶。她看出了我一头的“雾水”,就直接了当地介绍起自己来:“我姓彭,是陈运生的老婆,也是咱厂的职工。你不认识我,可我记得你!不是你弄了三个‘进津指标’把我们娘仨从宜滨调来天津的吗?你忘记啦?……”话语间,岁月苍沧留在她脸上的皱纹,盈滿了幸福的笑容。

  “噢?噢?噢噢!”我用手轻轻地拍打着自己的脑门,“噢,想起来了,我始终没有见过你们娘仨,请原谅。我早已退休了,不能再叫‘厂长’啦。可惜陈运生去世得太早了!你一个人带着三个孩子也挺不容易的。现在孩子、老公公都好吗?”

  彭姐眼里闪着泪花:“孩子们都成家立业了,我也有了孙辈,生活得很好。公公去年去世了,活了九十多岁……谢谢你还惦记着!”她说完,抬起双手擦去了眼角上豆大的泪珠,一片感激堆在脸上。我对她说:“你很了不起。以后不要老把这件事挂在心上,它不是我个人的‘功劳’,是组织的力量。”

  后来有一天中午,温暖的阳光毫无吝啬地洒满大地,我接放学的娃娃回家,巧遇彭姐的女儿,她又说了些关于三个“进津指标”点赞的话,并高兴地告诉我,她妈又向前“迈了一步”,开始了新的生活。

  这位“不曾相识”的普通女职工,虽然不懂得话语的技巧,但她依然以一颗纤细的心,记住涤纶厂对她的关怀,将自己最隐秘的幸福藏在了话语深处。这三个“进津指标”成了一幅传世名画,被她珍藏在生命的深处,只需掀起一角,就可以让她感受如清明上河图般丰富而充沛的爱。 (赵玉华)

相关链接
 
 
<返回频道首页>
 
 
 报社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广告服务
 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电经营许可证(广媒)字第180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0459号
 京ICP备10210212号-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012006018号     本网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维京律师事务所 孙连钟律师 高天玉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