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志军

  对于大部分人来说,贵州省安顺市内的黄果树瀑布并不陌生。然而距离黄果树约80公里的织金县少普镇估计没有几个人听说过。

  自2009年起,少普镇上就多了穿着“石化红”工装的江苏人,背着背篓的当地老百姓看着这些人投去异样的眼神问:“你们是干啥子的啊?”

  “我们是来开采煤层气的。”去镇上买菜的江苏人会不厌烦地向当地人解释。

  贵州境内地势西高东低,素有“八山一水一分田”之说,是全国唯一没有平原支撑的省份。

  贵州省煤层气资源丰富,居全国第二。2009年以来,华东石油局通过部署探井及小试验井组生产,积累了织金煤层气井多、薄煤层动用的工艺及排采技术。

  2018年,华东石油局在织金县又部署了大试验井组,并成立大试验井组项目组,10余名组员和采气队的20多位职工一起住在山谷里的织5井现场铁皮活动房。

  在管网建设中,油服中心职工克服山区山峦起伏、沟壑纵横、多坡地、连续阴雨等困难,顺利完成了4500米输气管线的建设,确保煤层气井及时投产。

  在大试验井组中有几口水平井,水平井可以增大油气层的裸露面积提高产量。研究院高小康博士说:“对于水平井而言,高钻遇率是实现高产稳产的关键,我们院成立现场地质导向五人组,24小时连续值班,高质量完成水平段导向,为大试验井组的顺利实施做贡献。”

  在采访的几天里,山谷里天天烟雾缭绕。虽然是南方,但早晚的潮湿让人感到阴冷。司机小缪告诉记者,他们已经两个月没有看到太阳是啥模样了,衣服全部是用电油汀烘干的,这样的天气对于他们江苏人来说太不适应了。小缪提醒记者要多吃辣椒,这样可以驱湿气。

  2010年3月就到贵州煤层气采气队工作的员工杨骏告诉记者,“如果没有煤层气井,我想一辈子也不会来到少普镇。每年的大部分时间都在外上班,让我最过意不去的莫过于陪亲人的时间变少了,在外这么多年也习惯了,每天和老婆小孩视频聊天,这样的生活我挺知足的。我只有把工作干好,使单位有了好的效益,让家里的经济条件宽裕点,这样也算是对我最大的宽慰了”。

  孙琴是六年前从东北工区分流到贵州织金工区的。她不但要负责食堂购菜、巡井,空闲的时候还为职工理发,同事们都称她为“井场最美理发师”。她告诉记者,虽说山沟沟的生活单调点,但还是留下了许多美好回忆,同处异乡的同事们在一起,相互扶持帮助,单位就是个和谐大家庭。长期在外工作,只是感觉亏欠父母的太多。“每次我休完假出门来上班的时候,父母总在门口的三叉路上远远的目送我远行。当我回到基地打开拉杆箱时,竟然有家里做的香肠、炒米糖,都是我爱吃的”。

  10月31日,排采班杨骏在朋友圈这样写道:十月的最后一天出太阳了,是晒被子呢还是洗被褥?都不是,最重要的应该是设备可以除锈刷漆了。

    图1:织金煤层气探井织11井钻井现场。

    图2:钻井队职工在织金煤层气大试验井组Z65平台钻井施工。

    图3:录井是在钻井过程中的一个重要环节,通过录取随钻过程中的固体、液体、气体等井筒返出物信息,以此建立录井地质剖面、发现油气显示、评价油气层的工作。图为录井公司冉景军在整理织2-16-64井的1500多包岩屑。

    图4:600多米深煤层气井的煤层样品。

    图5:对于水平井而言,高钻遇率是实现高产稳产的关键,研究院组织了5人地质导向组,确保水平井钻遇率。图为研究院高小康在电脑前关注煤层井钻遇情况。

    图6:研究院实验中心徐辉在现场对样品进行含气分析。

    图7:煤层气井需要通过压裂改造提高单井的产气量,大试验井组项目组克服山区供水难、道路状况差等困难,积极组织压裂队伍对钻完井进行压裂施工。图为织平2井压裂现场。

    图8:为了保障压裂施工的正常运行,项目组人员现场协调指挥。

    图9:煤层气井压裂好后,油服中心作业人员在对煤层气井进行扫塞、下生产油管施工。图为油服中心职工陈建军在指挥扫塞施工。

    图10:油服中心职工克服山区山峦起伏、沟壑纵横、多坡地、连续阴雨等困难,顺利完成了4500米输气管线的建设,确保煤层气井及时投产。图为油服中心职工在检查输气管线的施工质量。

    图11:为了保障输气管线的安全,采气队职工定期进行巡回检查。图为采气队职工谢忠峰和蔡道汉在山区进行巡回检查。

    图12:目前,织金煤层气井控制产气速度,产出的煤层气用于采气队燃气发电机发电,用于生产、生活。图为采气队职工崔海洋在巡回检查。

    图13:为了保障煤层气井抽油机的安全生产,采气队职工谢忠峰(左一)杨骏、蔡道汉(右一)定期进行维护保养。

    图14:采气队职工孙琴到少普镇买菜。

    图15:孙琴利用空余时间给职工进行理发,同事们都称她为“井场最美理发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