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良奇

  位于浙江建德、兰溪、龙游三地交界处的檀村加油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油二代”诸葛军和妻子宣飞亚2002年承包了该站,一守就是16年。

杭州檀村加油站。

  16年来,他们将荒地整成了菜园,把种花当作了乐趣。在5900多个日夜里,他们用辛劳的双手,把加油站打理得井井有条,把生活过得有滋有味。

  “其实我们这辈子就做了一件事,那就是守好这个站。”朴实的话语令人动容。一位过往加油的顾客告诉我们,正因为有了这座站,平常山里出来加个油,买个生活用品都十分方便。

  让我们走进檀村加油站,倾听他们驻守小站的故事。

夫唱妇随搞承包

诸葛军正在检查静电接地夹。

  诸葛军是建德支公司“油二代”,他的父亲早年退休于建德油库。从油库计量员到润滑油销售员,诸葛军经历了13个年头。2002年,建德支公司试点小站改革,家里女儿刚出生的他毅然选择了承包檀村这座“无人问津”的加油站。

  身体不是很好的诸葛军是个拼命三郎,忙起来的时候并不觉得有什么,一旦歇下来他就感觉浑身疲乏,妻子宣飞亚担心他的身体,便跑来和他一起驻守油站。

  宣飞亚说:“他的身体不是很好,我得过来照顾他。”

  妻子宣飞亚当时是外单位的出纳员,为了照顾他的起居,放弃了朝九晚五的工作,选择了夫唱妇随,没想到一待就是16年。

  “他心疼我,照顾我,这就够了。”宣飞亚认真地说。

  从刚开始拎不动油枪到如今熟练加油,从清洁卫生到保养设备,岁月不仅在她脸上留下了痕迹,更在丈夫诸葛军的心里留下了愧疚。

  看着妻子每天忙碌的身影,诸葛军也曾有过放弃的念头。但每当此时,父亲那句“不要给组织添麻烦”的叮嘱就会在耳边响起。现年84岁的老父亲是一名共产党员,当诸葛军在他面前流露出想调整岗位的想法时,父亲就会做儿子的思想工作,让他安心坚守小站。

  诸葛军说,他很想带着妻子女儿出去旅游一次,“飞亚这么多年跟着我起早贪黑,而我却没有带她出去过”,诸葛军说着,眼眶红了起来。

一心只为销量高

宣飞亚正在擦拭加油机。

  加油站门前是316省道,这条曾经车水马龙的道路随着周边道路新建,过往车辆越来越少。

  为了留住客户,妻子宣飞亚守站,诸葛军就独自骑着摩托车到周边的纺织厂拉客户。递根烟,聊着天。蹲在仓库边和驾驶员拉家常,跑哪条线,哪里加油,说着说着就送上了自己印制的加油站名片。

  曾经有一位福建驾驶员因车辆没油,半夜两点敲开了加油站大门。诸葛军不仅起床披衣给他加上了油,还帮他倒满了开水。驾驶员开出加油站时记起未付钱,特意把钱留在前方加油站,电话不停向他道歉。

  “好人会有好报,只要我诚心待他们,他们也会相信我。”诸葛军肯定地说。

  每逢空闲时,诸葛军骑着摩托车来往S316省道,成为这条路上有名的“活雷锋”。车辆坏了帮忙买配件,需要维修则帮忙联系修理厂,热心的他,一年下来收获了几十个司机朋友,这些朋友后来大多成为了加油站定点客户。

  随着近两年市场环境变化,不少客户都逐渐改变了消费模式,有的批发自给,有的选择优惠幅度大的站加油。但他们依旧和诸葛军保持着联系,甚至会专程跑到檀村加油站购买尾气处理液。诸葛军告诉我们,生意不在人情在,只要客户有需要,都会尽力去帮忙。

  为了提高销量,今年上半年,夫妻两人开始尝试延长工作时间,早上早起半小时,晚上迟关门半小时。对于常来加油的老客户,不管有多晚,只要一个电话,他们都会开门服务。

述说油站“家”情怀

  “进站的时候女儿才一点点大,如今都已经18岁了。”宣飞亚扳着指头念叨。从小到大,女儿寒暑假都会来油站陪伴夫妻俩,看着他们加油、开票、量油。她有时候会问:“为什么别人放假都可以去旅游,我们一家却要待在这里?”面对女儿的问题,诸葛军心里难受。“油站现在走不开,有机会就带你出去看看。”就这样承诺了一年又一年,却始终没有兑现,如今女儿都已经长大成人了。

  加油站边上有块荒地,诸葛军清理乱石堆后开垦出了一块田地,妻子宣飞亚种下了南瓜、丝瓜、苦瓜以及辣椒、茄子等蔬菜。闲暇时,两人还种些花草装扮加油站,满台阶的花草树木成为油站一角的别样景色。

  晚上歇业后,夫妻俩一起给花浇浇水,洗洗衣裳。公司也为加油站专门配置了小厨房、小浴室等,这么多年的坚守如何度过?宣飞亚说:“早已把这里当成了家,不会觉得无聊。”

小站新成员“来福”。

  今年,小站又多了个新成员,叫“来福”,是诸葛军从外面牵回来的一条狗。每当夕阳没入山头,来福围绕着油站巡视,宣飞亚就着手准备晚餐,丈夫诸葛军则盘点加油站一天的销售。这些数据对于两人来说,不仅仅是家庭的收入,更是他们驻守油站的责任。

  诸葛军说,每当遇到困难,他就会想起老父亲,那个一辈子以油库为家的男人,不仅深深地影响了他,更给了他们坚持下去的勇气和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