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行业国际
 

埃克森美孚:依赖低碳技术解决碳排放问题

2021-09-26 来源: 中国石化杂志
石化新闻
 

  王天娇 丁宇 施晓康

  埃克森美孚是石油公司的百年龙头老大,近年来对于碳中和的态度较为消极,核心战略集中在减少范围1和范围2的碳排放量,增加清洁能源天然气的应用,注重生物燃料技术,并加强碳捕获、利用和封存能力,而对于净零排放目标及新能源业务转型,并未予以足够的关注。

  碳中和行动相对保守

  2020年8月31日埃克森美孚被踢出华尔街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虽然表面上与公司决策失误、市值下跌、新冠肺炎疫情令能源需求陷入瘫痪、导致债务激增等多方因素相关,但深度剖析,其近年来对碳中和的消极态度也引起了投资者等多方反弹。

  相较于激进的欧洲石油公司,埃克森美孚对于实现碳中和目标行动相对保守。在欧洲同行们纷纷宣示加快向新能源转型的时刻,甚至BP、壳牌等竞争对手已经在为石油时代的终结做准备时,埃克森美孚却对于能源转型并不积极,该公司虽然承诺将会重视和采取足够措施减少生产作业过程中的碳排放,但仍然坚持石油天然气是人类不可或缺的最重要的能源资源,未来20年人类需要石油天然气的总量(绝对数量)还会增加。埃克森美孚认为投资传统的可再生能源业务没有意义,也拒绝承诺净零排放目标,并为化石燃料设想了一个有利可图的长期未来。

  埃克森美孚的股东对公司高层不愿接受环境目标表示失望。投资者对该公司的不满主要集中在两个越来越相互关联的问题上:气候变化和利润。投资界对气候变化的担忧成为主流,在公司内部该冲突已演变为董事会席位的冲突。作为埃克森美孚投资者之一的一号引擎公司在对埃克森美孚长期财务表现评估中措辞严厉,称其为“价值毁灭的十年”。一号引擎希望取代埃克森美孚三分之一的董事会成员,以迫使公司接受能源转型,完全摆脱化石燃料。部分股东认为公司陆续错过了一些关键的行业趋势,如页岩气革命、从追求产量增长转向关注项目回报,以及逐渐做好准备而不是忽视能源转型的必要性。ISS在一篇文章中严厉批评了埃克森美孚的气候战略,称该公司只是采取了“循序渐进的措施,为不可避免的事情做准备”。

  埃克森美孚面临解决碳排放问题的压力正在上升,主要集中于是否设置甲烷强度和天然气燃除目标,或者是做出更广泛的承诺包括大幅减少实际碳排放量。在投资者的巨大压力下,埃克森美孚于2020年12月宣布了一项减少上游业务的计划:上游排放强度下降15%~20%,甲烷排放强度下降40%~50%,燃烧排放强度下降35%~45%。减排计划涵盖公司经营资产的范围1(直接排放:主要来源于燃烧、化学或生产过程,非故意排放)和范围2(间接排放:来源于耗电所产生的排放);到2035年,实现行业领先的温室气体排放绩效。

  该公司的计划与各大石油公司的计划类似,以战略规划目标和实际操作排放强度为基础,但是计划目标仅规划到2025年,未承诺到2050年实现零碳排放。图1标注了各大石油公司宣布的2050年碳减排目标,与各公司相比,埃克森美孚并没有设置长期的减排目标和规划,主要的减排目标限制在了上游领域。自设定目标以来,从内部投资者到外部团体,埃克森美孚面临的压力持续不断,其碳排放计划也遭受广泛诟病。

  战略选择和投资结构

  埃克森美孚依然对油气行业充满信心,公司总体战略坚持技术创新和一体化经营,强化抗风险能力,保持审慎投资,力争保持行业领先地位。公司传统主营业务包括了石油天然气勘探开发、炼油和化工三大业务板块。为使业务管理更集中,减少运营成本,提升整体价值,2019年公司进行了组织机构调整和业务整合,将上游业务的7家公司重组为3家,分别专注于油气资产管理、战略开发、技术与研究服务3个方面。公司低碳业务战略主要是继续强调核心的石油和天然气业务,保持适中的低碳业务支出,战略集中于现有业务和能力的应用。至2021年埃克森美孚已经采取额外的措施来实施碳减排计划,年初成立了一个新的部门——埃克森美孚低碳解决方案公司,该公司专注于碳捕获和储存(CCUS)技术的商业化。

  2010年至2025年间埃克森美孚的投资重心仍然保持在上游业务,15年内上游投资从超过80%下降约10%,仍然占总投资的主体地位。上游投资下降部分主要转移到中游、下游和化工业务,二者之和仍然占据总投资的90%以上。低碳业务投资虽然在2025年的规划中有所提高,但是到2025年低碳业务投资仍只占总资本支出的3%左右。

  埃克森美孚在低碳业务上的战略选择,核心战略集中在减少范围1和范围2的碳排放量,增加清洁能源天然气的应用,注重生物燃料技术,并加强碳捕获、利用和封存能力。而对于净零排放目标及新能源业务转型,埃克森美孚未予以足够的关注。

  传统业务低碳转型策略

  对于勘探开发和炼油化工等传统业务,埃克森美孚的低碳转型策略主要包括降低投资比例、聚焦核心区域、加强技术创新、剥离低效资产及提高能源利用效率等几个方面。

  降低资本支出规模,降低上游业务投资比例。在勘探开发方面,埃克森美孚坚持油气主业,对长期发展方向加大投资,增加油气储量和产量,强化资产品质,驱动公司价值实现持续增长。埃克森美孚坚定地认为随着经济恢复,世界油气需求将稳步增长,油气行业仍然具有良好的发展空间。由于投资者对于埃克森美孚某些项目的成本和必要性质疑,埃克森美孚不得不将其雄心勃勃的2000亿美元扩张计划削减三分之一,并宣布未来 5 年的油气产量将保持在 2020 年的水平,但也保留随着油价回升可灵活调整产量的可能性。2021 年埃克森美孚继续大幅缩减资本支出,降幅达 18%。但从资本支出结构上看,埃克森美孚坚持发展传统油气业务,将继续保持上游投资占比在 75%以上。

  聚焦核心区域,优化资产组合。埃克森美孚对油气业务的投资进一步向核心地区和有利区块集中,缩小勘探开发范围,更加注重对现有基础设施完善、风险较低、回收周期短、成本低的区块扩边,而不是开拓新区块;同时更加注重提升核心资产的收益率,逐步把上游业务重心转向低成本、高回报的区块。预计到 2025 年,深水、非常规将成为新增油气产量的主要构成部分,巴西、圭亚那的深水区块,以及北美二叠纪盆地的产量将占新增产量的一半以上。2021 年初,公司表示将其上游投资的 90%用于加快发展在圭亚那、巴西的深水油气资源以及美国二叠纪盆地的非常规资源,预期每桶 35 美元或更少的平衡油价下将产生 10%的投资回报。

  坚持技术创新,扩大开放合作。公司通过技术创新、优化技术组合大幅降低生产成本。在二叠纪盆地,公司希望通过改进压裂技术、增加钻井数量、减少钻井时间,大幅提高生产效率,以期通过规模化钻井摊薄作业成本,解决以往页岩油井产量递减率高、产能提升依赖新钻井数量以及钻采成本高等生产难题。公司不断扩大开放合作,在全球范围内与 80 余所大学、5 个能源中心以及美国国家实验室合作,通过科技创新促进新兴能源技术的发展,如与乔治亚州理工学院和伦敦帝国学院研究合作开发膜分离技术,与大学、环保组织和其他行业合作伙伴开发创新型传感器网络等。

  加大资产剥离力度,重心转向美国本土。埃克森美孚作为美国公司,为保持财务的稳健和现金流动性,2021 年将继续大规模处置非核心资产,加大全球资产处置力度,将战略重心转向美国本土。公司也提出要持续加大资产剥离力度,打造低成本、短周期、低碳化和低风险的资产组合。埃克森美孚计划在 2021 年剥离 150 亿美元资产,在2025 年前完成 250 亿美元的资产剥离计划。虽然其战略仍然是坚持油气主导,大范围剥离以原油为主的高碳资产并不容易,但考虑到能源转型和投资者压力,埃克森美孚资产剥离计划中会包括一系列资源开发周期长、成本高、收益率较低的资产,以及地缘政治不稳定地区的高风险资产等,预计未来 5 年将是该公司资产出售的高峰期。

  炼化业务资产重组,提高能源利用效率。根据2019 年温室气体排放数据统计,油气勘探开发占总排放量的 45.8%;炼化业务占 54.2%,后者的排放量甚至高于勘探开发。埃克森美孚公司炼化业务低碳发展战略主要围绕优化炼化业务结构、淘汰落后低效产能提高能源利用效率、强化节能减排能力以及提高清洁能源比例等方面展开。埃克森美孚预计全球商业运输燃料、高档润滑油基础油和成品润滑油的需求会持续增长,而全球汽油需求可能在达峰后开始下降。为此,该公司 2000 年以来通过资产重组剥离了 43 个炼厂中的 22 个,将约 80%的炼油能力与化工生产装置进行整合,增强综合竞争力。该公司未来的投资主要集中在高端化工产品领域,占新计划产能的 70%。根据该公司披露的数据,通过开发应用热电联产装置、全球能源管理系统、优化装置设计和工艺流程等措施不断提高能源利用效率,已经成功减少超过 3.2 亿吨的温室气体排放量。

  低碳技术助力碳中和目标

  在应对碳中和方面,埃克森美孚不愿意“伤筋动骨”,对现有的传统油气业务刮骨疗伤,对于如何减少碳排放,该公司将重心放在碳抵消和碳捕集方面。公司涉足碳捕集领域已有十多年,由于回报率低、监管不确定性和技术限制,一直不愿向项目投入大量资金。2020年12月,由于油价暴跌带来的财务后果,埃克森美孚无限期推迟了在怀俄明州投资2.6亿美元的碳捕获项目,尽管该项目对环境改善有明显的好处。在被批评在气候变化问题上落后于欧洲同行,以及投资者要求其减少排放并为能源转型做好准备的压力下,该公司在2021年对于碳中和的态度明显发生转变。

  首次发布碳排放数据。受到投资者压力后,埃克森美孚首次发布了消费者使用其石油产品的碳排放数据。但与其他上市石油生产商一样,埃克森只公布了过去的碳排放总量。2019年该公司的直接排放量为1.2亿吨二氧化碳当量,比2018年低3.2%,是2010年以来的最低水平。但是根据美国环境保护署统计数据,2019年该公司范围 3(生产部门)排放量为5.7亿吨二氧化碳当量,相当于146座燃煤电厂的发电量。不过,公司认为范围3的数据没有考虑到产量增加对环境的好处,比如天然气销量增加会减少污染更严重的煤炭的使用。公司坚称这些数据并不能代表公司在碳减排上没有业绩,对于外界投资者具有误导性。取决于客户需求,埃克森美孚更倾向于关注范围1和范围 2的排放,公司将制定新的目标以减少每桶原油的碳排放量。

  将碳中和视为黄金目标。埃克森美孚认为CCUS技术应该是美国实现巴黎目标战略的关键部分。身处难以脱碳的行业,埃克森美孚正在寻找机会抵消其碳排放,青睐于将碳捕集作为减排方法,并将其作为现有油气业务的补充。投资CCUS领域的科技基金和风险基金在寻找投资减碳的机会,这对低碳解决方案业务将是一个机会。埃克森美孚认为自己是CCUS领域的领导者,可以通过风险基金合作资助,在开发碳抵消和碳捕获方面获取大量利润,并将碳捕获视为黄金目标。埃克森美孚宣布了新的低碳战略目标,启动低碳业务,并支持有助于碳捕获等技术创新的政策。公司准备在2025年之前投入30亿美元,虽然这还不到埃克森美孚总资本支出的5%,但它标志着这家美国石油巨头的态度发生了转变。

  积极行动开展CCUS项目。继年初通过了低碳解决方案之后,埃克森美孚提议在美国德克萨斯州的墨西哥湾沿岸建设一个耗资1000亿美元的大型二氧化碳捕获中心,这一项目是目前全球最大的碳封存项目。公司将与众多的私人和公共合作伙伴一起,在休斯敦航道沿线建立一个设施,收集炼油厂、石化厂和其他工业设施的排放 。根据预测,到2030年,这样的设施每年可以在墨西哥湾埋下5000万吨二氧化碳,比目前全球所有的CCUS项目总和都要多。到2040年,这一数字可能会翻一番。这一项目开发的理论基础是墨西哥湾的旧油气层具有储存大量二氧化碳的潜力,二氧化碳将被压缩、输送并封存在地质构造、海洋、碳酸盐矿石中。

  迫切需要政府参与。埃克森美孚的得克萨斯州项目前景远大,但是公司表示该中心的建设和开发需要政府资助,以及加强监管和法律框架,以促进投资和创新。公司认为各国政府需要出台新的政策来刺激投资,以加快和规模化部署CCUS技术,实现巴黎协定目标。只要政府为企业提供正确的财政激励,就可以明显减少该国的碳足迹。埃克森美孚作为成员之一的美国石油协会也在考虑支持政府对碳排放征收价格,这将是石油行业最高行业组织的一个重大政策转变。拜登政府在近期公布的“美国制造税收计划”中表示,愿意加大对CCUS技术的激励力度。美国最近扩大的45Q税收抵免政策使这项技术更具有吸引力,将有助于创建埃克森美孚勾勒的碳抵消市场,航空公司、水泥制造商和其他减排选择有限的行业可以充分使用该市场。

  积极争取参与合作。埃克森美孚的低碳技术商业化将外部合作视为一个关键目标,低碳解决方案的一部分业务是要专注于发现那些具有潜在兴趣的合作方。除美国的合作伙伴外,近期荷兰政府也表示,未来几年预计投资21亿欧元用于将本国的碳埋放于地下。荷兰鹿特丹港Porthos碳捕获项目将把炼油厂和制氢厂的污染物捕获到一个共享网络中,将气体压缩并通过管道运输到海岸外,然后被泵入海床下三公里处曾经的天然气砂岩储层里。荷兰鹿特丹港口2020年产生了2240万吨二氧化碳,约占该国年排放量的14%。项目实施后,预计每年可以将大约250万吨的二氧化碳储存在海底枯竭的天然气田中。埃克森美孚作为主导者,将联手壳牌、一家液化空气公司和一家空气产品与化学公司,一起获得荷兰政府对该计划的支持,荷兰政府的补贴将减少四家公司在建设枢纽方面可能遭受的损失。

  引入新董事会成员。能源转型的压力下,埃克森美孚也在进行变革。公司计划在未来12个月内任命两名新董事,一名从事能源行业,另一名具有气候变化经验。股东们在5月26日召开虚拟年会,该会议被喻为美国企业历史上最激烈的会议之一。经过激烈角逐,埃克森美孚首席执行官达伦•伍兹被股东们打得措手不及,小型维权投资者一号引擎获得了至少两个董事会席位,承诺推动这个能源巨头在石油和应对气候变化之外实现多元化。当最终结果统计出来时,第三个席位也可能会落入一号引擎手中。此次投票在石油巨头历史中前所未有,并突显出随着全球各国政府要求加速摆脱化石燃料,传统油气行业突然变得多么脆弱。埃克森美孚董事会选举是外界第一次重点关注全球石油公司能源转型,对于那些对能源转型毫无准备的公司来说,这次历史性的投票代表了一个转折点,也表明机构投资者越来越愿意迫使企业积极参与能源转型。

  公司能源转型未来转向有待观察

  与2021年初相比,目前埃克森美孚的境遇略好一些。由于二叠纪盆地的非常规油气资源,以及全球深水开发的大量机遇(主要是在圭亚那和巴西),该公司在投资回报、现金流和产量方面都有显著增长。随着油价高位反弹和疫情封锁措施的解除,该公司股价已上涨逾40%,2021年迄今的表现优于其他同行。随着现金流恢复,埃克森美孚的财务表现可以获得改善,并摆脱2020年的创纪录亏损。公司认为这是过去几年谨慎的成本削减和高回报投资正得到市场的回报。

  公司内部关于能源转型仍然意见不一,管理层商业模式面临着治理方面的挑战。由于多数股东的要求集中在长期战略上,短期收益可能不大,这家石油巨头将需要10年或更长的时间来转变其庞大的全球业务。更大的问题在于能源转型战略,埃克森美孚在环保方面的记录及不愿迅速放弃化石燃料的立场,仍然是其饱受批评和攻击的要害所在。多数股东认为埃克森美孚远远落后于欧洲同行,公司关于碳中和的未来将如何转向还有待观察,但外界和股东们都已发出了明确信号:现状不能继续下去,能源转型是战略要点。未来埃克森美孚需要明确其能源转型战略定位,碳中和策略的核心挑战将是平衡与核心业务相关的中短期目标,是否能够成功发展低碳技术实现解决碳排放问题将成为重中之重。

  (作者单位:中国石油拉美公司,中油国际(厄瓜多尔)安第斯公司)

 
 
 报社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广告服务
 中国石油化工集团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9963221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3542号   广电节目经营许可证(广媒)字第180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0459号
 京ICP备 10210212号-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0120170018号   本网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维京律师事务所 孙连钟律师 高天玉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