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频道  企业频道  资讯频道  物供频道  生活频道  博客频道  English  视频网  图片网
 
热点 要闻 专题 图片
国内 国际 言论 人物
  产品价格 数据中心
专家分析 宏观解读
  油田企业 炼化企业
销售企业 企业文化
  产经新闻 物供动态
供求信息 招标信息
  石化文苑 石化博客
生活视点 石化摄影
 
      责编:魏佳琪 电话:(010)59963231
邮箱:weijq@sinopec.com
 
   您的位置: 人物报道
 

曾凯:戈壁“红柳”

2018-07-04 来源: 中国石化新闻网
 

红柳树,是戈壁滩上生命力最强的一种植物。因其具有较强的耐干旱和固沙作用,广泛分布在我国新疆、青海等荒漠及戈壁地区,为沙漠盐碱地造林树种,成为了戈壁滩上一道美丽的风景线!

由于工作关系,我认识了胜利油田新春公司管理一区指挥中心副主任曾凯。初次见面,他给人的感觉是个子适中,挺秀的身材干净利索,常常挂在眼角嘴角的微笑流露出干练和智慧。像书生,但他干的却是让地球也要抖三抖的石油活。

相识以后,到他宿舍聊天,刚进门我就吃了一惊,整洁的房间,怒放着君子兰、蟹爪兰,尤其那棵绿萝,在主人的呵护下顺着洁白的墙壁向四下扩散,煞是好看。在北疆寒风嘶鸣、苍凉无垠的戈壁中这春意盎然的房间实在少见。

“你喜欢花?”

“喜欢,但我最喜欢的是红柳,不论沙漠戈壁,它都能顽强生存,无怨无悔。”

“红柳?!”望着房间娇艳的花草,想着戈壁里在寒风中摇曳挣扎的红柳,我瞠目结舌。随着对曾凯的了解,我也慢慢感悟到这个四十多岁的汉子热爱红柳的初衷。

曾凯上学学的是采油专业,在学校因为表现积极,学习认真,连续几年都是学生干部,并且光荣的入了党,老师和同学们早就预言:曾凯将来前途无量。

1993年曾凯毕业分到了胜利油田,本来把他分到采油二矿,结果曾凯找到组织部门,要求到临盘采油厂干最苦最脏的井下作业工。在临盘采油厂井下作业队,凭着他的努力,一年当上了技术员,一年半当上了副队长,两年后就当上了指导员,最后队长指导员来来回回干了十几年,他所带的队伍也成了响当当的优秀队、金牌队和行业一强队。

2010年3月,运输总公司在新疆有一个采油项目,组织把他调到运输总公司担任红柳采油队队长。

又当队长了,这个队的现状他自己都想笑,全队就他一个人,标准的光杆司令。上级要求他迅速组建队伍,在当地招聘员工,开展员工培训,迅速进入工作状态。春风油田属于稠油开发,虽然自己学习和从事的一直是采油,但工艺完全不一样、抽油机等设备完全不一样、管网流程也完全不一样……况且在当地招聘的员工都是一窍不通的门外汉,怎么办? 曾凯感到自己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困难。

这天,他悄悄跑到单位外边的戈壁滩上,长时间望着寒风中一棵红柳发呆,他知道红柳耐旱耐碱,能够在各种恶劣环境中生存,最后向大自然开出灿烂的花朵,成为大漠戈壁和高原中一道靓丽的风景。他终于悟出了领导命名红柳队的含义,领导就是让自己不畏艰难,像红柳那样在西部开拓出一片天地。

曾凯很快在北疆当地招收了二十多名青年人,面对刚接手的智能电动滚筒抽油机他傻眼了,这个新玩意儿在东部还没见过,咋玩?!曾凯就是曾凯,他没等没靠,找厂家,查资料,拍照片,面对新设备自己先学习熟悉,再把抽油机资料和照片制成幻灯片,晚上在简陋的活动板房里给大家讲课,员工们都戏称他们住宿的活动板房是红柳队的专业技术速成学校。

红柳队开始投入采油工作曾凯感到真正的艰难,白天施工中,他不敢离开现场半步,只害怕员工们操作时出现半点差池,最难忍受的还是这里的极端环境,准格尔盆地的夏天高温达四五十度,骄阳把人们裸露在外边的皮肤烤得脱层皮,红柳丛中蚊虫肆虐,铺天盖地的直往脸上叮,使人不停的在脸上乱拍,结果是满脸油污,满手鲜血,手上偶尔还沾着脸上烤焦的脱皮,曾凯曾看着手掌上的蚊虫残骸说:恶有恶报,把自己打痛也比让蚊虫咬后痒痛难忍强。当员工们说这里的冬天零下四五十度能冻死人时,曾凯笑了起来,怕啥?咱石油工人干的就是野外的活,熬过一个冬夏就习惯了。

曾凯在这里苦熬了六个多月,还是领导心痛他,说他半年多没回家了,红柳队各方面已经稳定,该回家休息休息了。曾凯终于休假了,在家里呆了一周,妻子小孟说咱们都没去过上海,上海世博会快结束了,去看看世博会,转转大上海吧。对,自己这些年把心思全部放在工作上,对妻子的亏欠太多了,这次好好补补。

曾凯两口子在赴上海的列车上,一面欣赏着窗外美景,一面规划着这次浪漫之旅的游览和购物计划,两人沉浸在幸福恩爱中,突然,曾凯的手机急促地响了起来:“小曾,你在哪儿?”又是领导,曾凯心中暗暗感激,领导没有忘记咱,肯定又是问候电话,回来这一周他们打好几次这样的电话了。

“领导好,我和老婆在去上海的火车上。”

“真不好意思,有个重要检查,你要马上归队。你给弟妹说一下,对不起了,请她理解。”

“啊?!”曾凯两口子呆呆地坐在那里……

曾凯两口子在上海下火车直接坐地铁到机场,再坐上到新疆的飞机,到单位后曾凯匆匆把小孟和行李留到宿舍就赶到了检查现场,这一出去就是八九个小时,等他晚上回宿舍时,听到小孟在里面哭泣,她哭得很伤心。原来,小孟正好今天生日,她来时红柳队的炊事员也不知道,曾凯在现场工作起来忘记这回事儿了,到现在小孟的午饭和晚饭都没吃。没办法,曾凯连忙道歉,急忙找盒方便面泡好双手端到妻子面前请她谅解:你第一次进疆,按说应该陪你好好玩玩,但近阶段工作忙、检查多,确实不行,不行你……你明天回山东吧……曾凯的脸上写满了无奈和内疚。

曾凯的工作态度绝对是忘我的,身为队长,不论什么场合,他都是一马当先,哪里最难,哪里最险,哪里肯定有他,员工们劝他歇歇,他总是那句话,既然选择了石油,既然来到新疆,就要干得像个样子,不能让自己和自己的队伍丢人。他的父母还在四川内江,尤其是七十六岁的母亲腿为四级残疾,行走不方便,很想让他回家看看,要说这个事儿很容易解决,但他放不下他的红柳队,一直满足不了母亲的心愿,只有每天给父母打个问候电话,听听老人的声音,然后借超负荷的体力拼搏来衰减自己的想家情思,借嘶鸣的戈壁风来为远在内地的亲属献上无边的眷恋。

为了增强队伍的凝聚力,曾凯把他们居住的铁皮房宿舍区起名叫“红柳大院”, 在红柳队办起了小报《红柳风》,并建立了《红柳大院》微信公众号,让每个员工关注油田的形势任务、生产现状和安全生产,鼓励大家为红柳队的发展献计献策。曾凯的红柳队干得风生水起,从二十多人的队伍,年产值200万元,发展到如今的三百人,年产值达2800万元!曾凯也被上级聘为科级干部。

曾凯本想在红柳队好好再拼几年,把他的队伍再壮大,把产值再提高,把红柳队的名气打得更响,2017年组织的一个决定把曾凯和他的朋友们搞蒙了:调曾凯任胜利油田在克拉玛依的新春公司管理一区生产指挥中心副主任。“不去。”很多朋友都利用各种方式劝他:“你现在属于科级干部,红柳队的人财物你说了算,况且这里各方面都属于上升态势,调过去名义上是指挥中心副主任,但级别还是一般干部,别人不知道还认为你犯错误了呢。”

曾凯谢绝了朋友们善意的劝阻,交接后匆匆走向了新岗位,当别人问他感受时,他说从前是业务经营一把抓,忙。现在负责全面生产运行,责任大,再者好多技术业务、工艺流程都要重新学,压力更大,既然组织信任把咱放在这个岗位上,咱就要努力当好管理区领导的参谋和助手,尽量让他们少操点心,把精力操在管理区的大事上去。

曾凯什么时间都是说到做到的人,他迅速进入角色,彻底把自己沉在现场和岗位,即使在工余时间,他也要抽空找基层工人聊天,了解生产情况,了解搜集大家工作中的好点子,或者在宿舍查阅着各种业务书籍为自己“充电”。在3月16日至18日的两次主干线穿孔抢险中,他顶着零下十度的严寒,始终坚持在现场,三天累计休息时间不超过6小时,大家都称他是铁人。

曾凯到管理一区以后让领导们省了不少心,大家认为他在这新的阵地,肯定会干得比红柳队更好,他的老朋友新同事都断言:曾凯永远是曾凯,不管在什么地方他都会无怨无悔的向自己热爱的石油事业奉献着自己。

我爱这倔强顽强的红柳树,爱这片戈壁红柳绿,更爱身边这群与红柳一样倾情奉献着的戈壁石油人!红柳叶绿花红,四季交替中,叶绿了,又黄了……默默地在戈壁沙漠中倾情奉献着自己。

(胜利油田 李琰 张明江)

 
 
 
 报社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广告服务
 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电经营许可证(广媒)字第180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0459号
 京ICP备 05069883 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012006018号     本网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维京律师事务所 孙连钟律师 高天玉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