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频道  企业频道  资讯频道  物供频道  生活频道  博客频道  English  视频网  图片网
 
热点 要闻 专题 图片
国内 国际 言论 人物
  产品价格 数据中心
专家分析 宏观解读
  油田企业 炼化企业
销售企业 企业文化
  产经新闻 物供动态
供求信息 招标信息
  石化文苑 石化博客
生活视点 石化摄影
 
      责编:魏佳琪 电话:(010)59963231
邮箱:weijq@sinopec.com
 
   您的位置: 人物报道
 

一个安全官的中年危机

2018-12-06 来源: 中国石化新闻网
 

安全官小荣的中年危机来得很突然。

刚回国的一天夜里,倒时差的他被焦急的妻子推醒,他刚满周岁女儿突然呕吐起来,一边吐一边扯着嗓子哭得撕心裂肺,看着哭得满脸通红的女儿和手忙脚乱的妻子,惊慌失措的小荣不知道做什么才好。好在家人都有了经验,小荣的母亲迅速给孩子穿好衣服,妻子带着毛巾、奶瓶、保温杯等物品驱车去了最近的医院。

经过一轮抽血、量体温等检查后,医生告诉他,孩子呕吐是感冒引起的,由于孩子年龄太小,免疫力低下,感冒后容易发生食物呕吐。虚惊一场的小荣拿着医生开好的感冒药带着孩子回了家,看着身边满脸疲惫的妻子抱着昏昏睡去的女儿,后座上累得睡熟的老母亲,心底那个隐藏已久的念头突然一下子爆发了出来:我要回国工作,陪着家人!

小荣的这个念头由来已久,也许是三年前,也许更早。出国九年,当了八年安全官的小荣从一个初出茅庐的大学生成长为独挡一面的高级安全官,这三千多个日日夜夜凝聚了他对工作的每一分努力和坚持。然而,随着职位不断晋升,小荣责任和压力也越来越大,作为高级安全官的他如今负责着科威特工区十支井队的现场安全监管。每个月几乎有一半以上的时间,小荣都在井队指挥搬家,在科威特工区,平均每个月都会有三到四支井队需要搬家,每一次搬家大约需4天左右时间。搬家期间,分包商的管理、安全设施装拆、现场车辆货物捆绑,人员站位,特大型车辆的驾驶等都是他管理的范畴。小荣最怕遇到素质不高或者不服从指挥的搬迁员工,他们的不安全行为给井队搬家时的现场安全管理带来了极大的麻烦,一不留神就会导致安全事故,这对于将安全考核作为第一要务的井队来说,这是致命的,作为高级安全官的小荣内心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一方面要肩负着井队搬迁的安全,另一方面又要提高搬迁效率,拿下KOC的搬迁月效奖,让兄弟们多挣些钱。 “兄弟们挣些辛苦钱不容易啊!”小荣感慨地说。为了保证兄弟们的辛苦钱,安全官小荣必须打起十二分精神来应对。记得有次搬家遇上一场特大沙尘暴,遮天蔽日的沙尘滚滚而来,一下子天空全黑了,伸手不见五指,但搬家还不能停,他们只能原地站着,抓牢设备,漫天的黄沙带着灼热的窒息感喷到小荣的脸上,这一瞬间,他想起美国大片里《木乃伊》中被黄沙湮没的人群,恐惧、紧张、焦虑……各种负面情绪像一张大网交织在一起,紧紧地网住了小荣,一分钟、两分钟……十几分钟过去了,小荣整个人都站着麻木了,沙尘暴终于走了,天空开始放晴,戴着口罩的小荣从嘴里吐出一口沙子,那种滋味让他没齿难忘……这样的搬家简直是像在渡劫。

在海外待久了,小荣逐渐产生出一种漂泊的无助感,有时看着当地人带着孩子开心地在街边玩耍,他的思乡之情就如潮水一般蔓延开来,小荣很想家,很想家乡那个温润的南方小城。每每这个时候,他就会跟项目部的同伴们一样躲在一个无人的角落闷闷地抽几口烟。对于小荣这样的海外工作者来说,最高兴的时候就是倒数回家的那几天,他会把给家人买的礼物早早地装进箱子里,默默地静待回家那一天的来临。直到坐上了回国的飞机,小荣的心才真正踏实下来。

然而,回国后的小荣又滋生出许多新的烦恼:他觉得自己轮休的时间太短,短到没有好好陪伴家人又要匆匆地离去;他觉得家乡变化太大,自己与社会脱节太久,就连昔日同学聚会的聊天话题他都插不上嘴;他觉得父母老得太快,几个月不见似乎又增添了不少白发……孩子的这次生病,就像是一个引子,引爆了小荣内心对城市飞速发展的恐惧和对未来生活的担忧,他甚至想:如果我还继续在沙漠里工作,以后我还能回归城市么?

内心惴惴不安的小荣开始关注起周边的事业单位和公务员招考,在看了招考条件后,小荣猛然间发现一个残酷的事实:事业单位招聘的人员年龄都限制在35岁以下,有的公务员招考居然只招30岁以下的,第一次,他深深地意识到,自己34岁年龄居然是这么的尴尬。既然事业单位的路子走不通,那么可以向自己的优势和长处靠拢,小荣认真地分析了自己的优势和劣势,英语专业毕业的他加上多年的海外生活,找一份英语培训的工作应该不难。果然,凭着出色的英语口语,小荣被当地一家语言培训学校录用。培训学校给他开了3000多的工资,这个工资只有安全官收入的零头,算上孩子每月的奶粉钱、看病钱、家庭生活费……七七八八一算,3000多元的工资根本不够,而每天枯燥重复的英语培训课让他完全找不到工作的激情与乐趣。

小荣在纠结中度过了二十几天,焦躁随着出国日期的临近愈发严重。在临出国的前几天,小荣向项目部提出了延迟假期的请求,项目部批准了他的请求并允许他月底回来上班。危机暂时解除了,在剩下的日子里,小荣静静地思考着工作与生活的问题:陪在家人身边工作固然很好,但找不到工作的成就感,而且收入也无法满足家庭需求;安全官的工作虽然辛苦又远离家人,但能让自己产生奋斗的动力,同时也能为家庭提供了坚实的物质保障。不再纠结的小荣预定了11月28日飞往科威特的飞机,他说他决定将安全官的工作干到项目结束。

(杜蕾)

 
 
 
 报社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广告服务
 中国石油化工集团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9963221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3542号   广电节目经营许可证(广媒)字第180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0459号
 京ICP备 10210212号-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0120170018号   本网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维京律师事务所 孙连钟律师 高天玉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