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频道  企业频道  资讯频道  物供频道  生活频道  博客频道  English  视频网  图片网
 
热点 要闻 专题 图片
国内 国际 言论 人物
  产品价格 数据中心
专家分析 宏观解读
  油田企业 炼化企业
销售企业 企业文化
  产经新闻 物供动态
供求信息 招标信息
  石化文苑 石化博客
生活视点 石化摄影
 
      责编:魏佳琪 电话:(010)59963231
邮箱:weijq@sinopec.com
 
   您的位置: 人物报道
 

孙宇澄:在崩溃边缘寻奇景

2019-12-03 来源: 中国石化新闻网
 

十几斤重的电脑包拎在孙宇澄的手里,显得格外沉重,毕竟,这位在十建公司境外市场开发之路上奔波了20年的男子汉,身高不过1.56米。

还真别小瞧这个小个子,他的能量是你无法估量的。听一听他的那些鲜为人知的故事,再看到他的时候,除了佩服,还有心疼。

有点闷,但很有料

不善言谈的孙宇澄,1999年开始接触境外投标业务,这些年,十建公司境外投标大约有200多个,经他手的有三分之二。

20年前,他负责制作约旦凯米拉复合肥项目电仪专业的标书,之后参加了约旦项目的施工。干完约旦后调到十建公司市场开发部,从此,随着十建公司境外市场开发的不断加速,他也开始了不断超越自己的艰难跋涉。

最艰苦的一段开始于2006年年底,那时,刚刚成立的海外事业部,人员少,熟悉境外市场开发的专业人才更少,每次投标,孙宇澄既要做自己电仪专业的标书,又负责汇总整个标书的商务标。这种状态持续到2012年,当电仪专业的标书有专人编制后,他才交出了这部分业务,把主要精力都放在了商务标的汇总和标书谈判上。

标书汇总,听起来似乎很简单,但是只有亲身经历过境外标书制作的人,才能体会其中的繁琐和煎熬。

孙宇澄说:“境外招标文件和国内不一样,一个承包商一个样,一个招标文件一个样,需要不断地适应别人,再加上时差、风俗习惯不同等原因,我们只能不断地调整、挑战自己。每个人必须沉下心来,必须有奉献精神。境外投标这么多年,一直感觉需要学习提高。”

拼命工作,拼命学习,是孙宇澄这些年始终如一的状态。

有标书的时候,埋头在那些标书、合同、澄清中,没有标书的时候,也总是随手拿本招标文件,或是合同条款仔细研读。他的办公桌上,家里的写字台上、床头柜上,手提电脑包里,都是这些英语文本,日常阅读也大都锁定在这些文本上。

孙宇澄的第一学历是电大,后来参加全国自学考试拿到了本科,英语原本也就四级水平,但是,这些年的学习,让他具备了无障碍投标的能力。

近20年,十建公司的境外市场开发大到市场开发战略、合作伙伴选择,小到市场开发模板优化、工作方法提高都发生了很大变化,孙宇澄在这些变化中,招标文件越研究越细,职业素养越来越高,2017年,孙宇澄成为集团公司工程造价专家。

常遇崩溃,但镇定

境外市场投标,有太多的不确定,太多的突然袭击,太多挑战耐力极限的事情发生。孙宇澄说:“不知道有多少次,活儿多得看不到干完的希望,想甩手不干了,要崩溃了,但是,深呼吸几次,还得坐到电脑前继续干。”

2010年春节,十建公司第一次配合国际客户投标海外项目。春节前,孙宇澄和同事出国对接了合同、价格等事项,回来赶在大年三十把标书投出去了。

本以为可以轻松过年了,没想到大年初一晚上,新的澄清就到了,正在过节的他只好立刻打开电脑开始工作。当时的标书制作过程特别繁琐,一个标书有40多个文件,每个文件下又有七八个EXCEL表格,每个表格都有链接,大约300多个表格,更新一次数据,一般的电脑至少要半个多小时。这次澄清一直忙到年初四。

类似的事情经历多了,孙宇澄有时会想到自己的父亲。上高二的那年春节,母亲带着弟弟回老家过年了,家里只有他和父亲。那时,父亲负责齐鲁橡胶厂凉水塔的技术工作,因为工地离家很近,过年放假那几天,父亲常带着他去工地。

整个工地只有父亲、他和一个门卫。他看着父亲一个人拌料,一个人逐一给基础灌浆,每次忙完和门卫打个招呼就回家了。他问父亲为什么不记考勤。父亲说:“记什么考勤,放假在家闲着也没事。”

多年以后,他也成了和父亲一样的人。让他在那些崩溃的时刻镇定下来的,也许是父亲的影响吧。

2015年, 十建公司加大了境外市场开发的力度,孙宇澄更忙了。此时的他,也迎来了自己的中年危机。

最忙的时候,手上同时要汇总3个标书的商务标;父亲重病在床,孩子上高中。母亲和妻子尽量不占用他的时间,她们各有侧重,又互相支持。

他只有在工作稍有喘息的时候,才赶紧从青岛回到淄博看看父亲和孩子。在这种咬牙坚持中,2017年8月送走了父亲,2018年8月,孩子高考了。十建公司的境外市场开发也在他和同事们的共同努力下,发生了突飞猛进的变化:相继中了科威特的三个标,阿曼项目也拿下了……

常夜行,但不孤独

“做境外项目投标工作,通宵达旦是家常便饭,特别是2015年,2016年,同时配合塞班和petrofac投标沙特、乌斯马尼亚,周六周日在家加班,一不注意就天亮了。”孙宇澄说,活干不完,睡不着。

这些年的大多数时间,他上半夜在办公室加班,下半夜回到家还要继续。2009年春节,他在办公室干到晚上10点半回家了,走到楼下,因下雪路滑,摔了一跤,左手手腕疼得不能动。他用一只手操作键盘,干了半个多月,直到把标书做完。

经常夜行的孙宇澄并不孤单,十建公司国际业务部的员工,只要参与境外投标,人人都是24小时开着手机,24小时准备接收澄清文件……国际业务部28人,去年投标35个。站在标书制作流水线上的每一个人,都是同时制作多个标书,都是夜以继日。

这些年的很多夜晚,孙宇澄就像电影《永不消失的的电波》里的共产党员李侠,他坐在电脑前把澄清文件分发给大家,再等着各专业做完后,收回来汇总更新。同事小谭说:“有一天半夜1点多,孙宇澄给我发了封澄清邮件,我干了两个小时,三点多给他发回去时,他当即秒回了我。”从2007年到2016年,不分节假日,他几乎没在12点以前睡下过。

妻子和孩子早已习惯了他的工作状态,最初,半夜醒来的妻子还心疼地催他早点休息,后来,妻子也麻木了,知道催也没用。

“夜行”,其实也是十建公司境外市场这些年面临的形势。从2009年开始就跟踪科威特原油处理项目,和petrofac公司一直配合了七八年的时间,直到2015年年底才拿到这个项目。孙宇澄和同事们见证了十建公司在境外市场“夜行”的坎坷,也看到了曙光的绚丽。

今年,十建公司又承揽到阿曼Duqm项目,因为项目重要,领导不得不又把商务标汇总工作交给孙宇澄。也因为这些年他拼得太厉害了,阿曼项目中标后,领导开始给50岁的他做减法了。

逐步退出投标具体工作后,孙宇澄开始把主要精力放在商务标管理上,但是,就在11月28日,部领导感觉某个海外项目招标很重要,又安排他负责汇总电仪商务标了。

这些年,因受成本等因素限制,投了那么多标,大多数失败了,每次失望过后,孙宇澄都和大家一起爬起来重新再来。他说:“今后自己能把控的时间会多一些了,在完成日常工作的情况下,我准备把以前干过的标书,系统整理汇总,为以后的境外投标提供支持。”

对孙宇澄来说,投标有期,奉献无期啊!

(十建公司 吴翠莲)

 
 
 
 报社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广告服务
 中国石油化工集团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9963221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3542号   广电节目经营许可证(广媒)字第180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0459号
 京ICP备 10210212号-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0120170018号   本网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维京律师事务所 孙连钟律师 高天玉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