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频道  企业频道  资讯频道  物供频道  生活频道  博客频道  English  视频网  图片网
 
热点 要闻 专题 图片
国内 国际 言论 人物
  产品价格 数据中心
专家分析 宏观解读
  油田企业 炼化企业
销售企业 企业文化
  产经新闻 物供动态
供求信息 招标信息
  石化文苑 石化博客
生活视点 石化摄影
 
      责编:卢恋秋 电话:(010)59963228
邮箱:lulianqiu@sinopec.com
 
   您的位置: 生活频道 >>> 石化文苑
 

摸螺蛳

2020-06-29 来源: 中国石化新闻网
 

    文\金华石油 陈芳

    很小的时候就经常听到人说“螺蛳配酒,强盗来了都不走”。可见这个螺蛳是难得的美味佳肴了。今天又听隔壁喝酒的爷爷说起,奶奶就想给老伴弄来这个下酒菜,于是我跟便着去摸了一次螺蛳。

    想来应该有几十年没有去池塘摸螺蛳了,因为环境因素水质问题,螺蛳也不知道多久没吃了。记得儿时,每天的菜肴除了时令蔬菜之外便是腌菜干菜,一年到头只有在过节的时候才能见荤。但是春夏时节的“水产品”是最可以解馋的。那时候天湛蓝水清澈,鱼虾是健康活泼自由自在的。小满之后的水田里,随处可见小鱼泥鳅黄鳝等。不过截水捉鱼终究是男孩子们的拿手好戏,而摸螺蛳就是女孩子们专长了。

    “清明螺,抵只鹅”,说的就是清明节前后的螺蛳,又大又肥又鲜嫩。所以只等过了清明,即便水还是寒凉,午后的池塘里就开始有挽着裤腿卷起袖子的村姑大妈的身影了。芒种之后,天气渐热,我也开始跟着母亲下水。我们大抵在周末的午后,跟头天晚上就约好的隔壁的几个小媳妇,各自带着像我这样十来岁的小姑娘,一路上浩浩荡荡。叮叮当当敲击搪瓷脸盆的声音跟清脆的欢笑声,总吸引那些不敢下水或者不能下水的人的羡慕。到达村外池塘边,大家散开各自找个埠头下水。我紧跟着母亲,开始几回是小心翼翼地下水,之后去多了,对池塘各处的深浅以及泥石分布了然于心,才开始大踏步甚至跳着下水了。

    摸螺蛳看起来很简单,如果想要在更短的时间内摸得更多,那也是需要技术的。我母亲是个村娃,上山下水无所不能,摸螺蛳对她而言只是雕虫小技。我就是在她的言传身教下慢慢成长的。

    首先,在水中行走要轻,螺蛳也是个很聪明的生物,有危险是会逃的;接下来找螺蛳的聚集地,比如草根,树枝,石缝等等,顺着这些东西轻轻地撸去,指定可以撸到一大把,用力太大反而让它们从手背上滚走,气温低且有太阳的日子,这些小东西是会上来晒太阳的,这种地方是收获最多的;再者,如果没有这些杂物,那就是在塘泥里了,伸开手掌在泥层上面慢慢地滑行,不能太表面也不需要太深入,能够刮起薄薄的一层塘泥即可,绕着自己的身体一圈,就有一大捧了。等过了端午,天气炎热了,就要到池塘中间水位较深的地方去,这时候就要会游泳会扎猛子。齐胸的水让人行走缓慢,深深吸一口气,然后一头扎下去,人倒立在水中,两只脚在水面噼啪噼啪拍打着,边游边摸。我母亲则不一样,她是可以蹲在水底的,绕着自己一圈一圈地摸,基本上没有什么声响。后来她的这种技巧被我完全传承并发扬光大,我不仅可以蹲在水底甚至还能行走着摸索。所以每次同去的人,收获最多的基本上是我们母女……

    时过境迁,这些都成了记忆,我的母亲年老体弱,已经不会摸螺蛳了,我女儿也到了我当年的这个年纪,却不再有我当年的那些经历跟体验。

    如今又到了可以摸螺蛳的时节,隔壁的奶奶们说起很多年轻时摸螺蛳的轶事,哪个池塘的螺蛳最鲜美,哪里的水是最干净的,哪里的螺蛳壳最硬……她们谈论着,嬉笑着,也相约着……

 
 
 
 报社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广告服务
 中国石油化工集团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9963221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3542号   广电节目经营许可证(广媒)字第180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0459号
 京ICP备 10210212号-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0120170018号   本网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维京律师事务所 孙连钟律师 高天玉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