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频道  企业频道  资讯频道  物供频道  生活频道  博客频道  English  视频网  图片网
 
热点 要闻 专题 图片
国内 国际 言论 人物
  产品价格 数据中心
专家分析 宏观解读
  油田企业 炼化企业
销售企业 企业文化
  产经新闻 物供动态
供求信息 招标信息
  石化文苑 石化博客
生活视点 石化摄影
 
      责编:卢恋秋 电话:(010)59963228
邮箱:lulianqiu@sinopec.com
 
   您的位置: 生活频道 >>> 石化文苑
 

那些花儿

2020-07-01 来源: 中国石化新闻网
 

    文\石油物探技术研究院 朱童

    前些年偶尔兴之所至,我也会养些不太金贵的花草。我说的不太金贵,并不是花的钱少,而是好成活,大多数人都能养好,比如绿萝、小多肉、吊兰之类的。可能是我对它们的生长和存在过于佛系,少则七八天,多则个把月,它们无一例外都很平静地归于自然了,仅给我留下了几个空花盆。为免睹盆思花,我只得将这些空盆送了人,并感叹一句,我着实不适合养花。

    去年岁末,父亲来我这儿,觉得家里太过空荡,给我添置了几盆绿植,有兰花、凤梨花、绿萝等等。看他忙得一头劲,我颇有些不忍心打击他,但内心想的却是,过不了多久,可能家里又会多几个空盆吧。

    当然,父亲在这儿的时候把它们侍弄得很好,浇水,松土,白天晒太阳,晚上向星露,如同照顾孩子般用心。这些个花花草草也没有辜负父亲的照料,绿油油的绿萝,反射着阳光,那青翠仿佛要滴下来,煞是可爱;火红的凤梨,枝头明艳,如同豆蔻少年,骄傲又自信地昂首挺立;冬兰更是应季怒放,每天下班回到家里,满室的芬芳瞬间洗去一身疲惫,心情大好。果然前些年还是因为我照料得不够,才没有养出好花啊。

    依稀记得,孩提之时我也是个爱花人,和我的小伙伴一起在父亲单位的家属院里种满了花儿,白色的栀子,紫色的牵牛,红色的月季,还有各色的凤仙。酷热的暑假正午,看着院子里被太阳晒得蔫蔫的花儿们,拎起水壶就冲出去了,浑然不觉外面已是三十七八度的高温。

    那些年,我和小伙伴做了很多现在一想起来就觉得特别幼稚的事情,比如下暴雨给花打伞,一只一只徒手捉虫,隔三岔五量一量植株的高度......在没有平板和手机的年代里,养花护花是我们最简单的快乐。

    直到有一天,家属院改造,铲掉了所有的花草。我记得很清楚,那天早上上学,我还雀跃着跟它们告别,放学归来,却是连一片叶子都没看到了。我和小伙伴坐在台阶上,对着满院凌乱,号啕大哭。往后多年,我不再养花。

    许久许久以后,我几乎忘了,我曾经养过花,我曾经很爱花。

    父亲回家后,那些花儿没人打理,终是又耷拉了下来,于是我开始重新照料它们,学着父亲的样子,浇浇水,松松土,偶尔也和它们说说话。

    有一颗绿萝已经蔫的不成型了,家人都劝我扔了,我不舍得,仿佛想起了当年满院子的花草一夕全无,没人能救的情形。我仔细观察家里适合它生长的位置,终于在高一点的通风处让它起死回生。

    它如今长得很好,稍稍修一修枯枝,丝毫看不出曾经濒死的痕迹。庆幸自己没有放弃它,亦感谢它没有放弃它自己。其实花草和人一样,只要用心对待,总能茵茵繁茂。

    我打算再种几盆花儿,用心浇灌,看它们根深叶茂,陪它们含苞绽放,在我的心底,也一定能开出一朵朵微笑的小花。

 
 
 
 报社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广告服务
 中国石油化工集团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9963221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3542号   广电节目经营许可证(广媒)字第180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0459号
 京ICP备 10210212号-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0120170018号   本网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维京律师事务所 孙连钟律师 高天玉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