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频道  企业频道  资讯频道  物供频道  生活频道  博客频道  English  视频网  图片网
 
热点 要闻 专题 图片
国内 国际 言论 人物
  产品价格 数据中心
专家分析 宏观解读
  油田企业 炼化企业
销售企业 企业文化
  产经新闻 物供动态
供求信息 招标信息
  石化文苑 石化博客
生活视点 石化摄影
 
      责编:卢恋秋 电话:(010)59963228
邮箱:lulianqiu@sinopec.com
 
   您的位置: 生活频道 >>> 石化文苑
 

石榴情

2020-10-14 来源: 中国石化新闻网
 

    文\河南油田 苏涤非

    “五月榴花照眼明,枝间时见子初成。可怜此地无车马,颠倒青苔落绛英。”韩愈的这首《题榴花》,大概是人们最耳熟能详的关于吟咏石榴的诗句了。

    说起石榴,大家可能都不陌生,那是一种人人都喜爱的水果,但是对于我个人来说,它不仅仅是一种可以吃的美味的水果,更多的是承载了年少时的记忆与幸福。

    我是60年代末出生的,记事起,记忆中家里的日子不是很富裕,但是,在那个物质相对匮乏的年代,庭院里那棵生长了多年的石榴树却给家庭生活带来了无限的乐趣。

    当时,石榴树长在东屋的门口,因为是灌木的缘故,树身并不甚高大,呈放射状生长的枝条使整棵树看起来象个极大的蘑菇。说到树的由来,爸爸说他也记不清楚了,只知道他小的时候这棵树就这么大。

    每年的春天,当石榴树还没有萌芽的时候,父亲就在离树根一米多远的位置,挖上一道宽深各三十厘米左右的环形沟,然后施上农家肥,给树增添充足的营养,然后把树枝修剪一遍。

    终于,石榴树开始萌芽了,它的嫩叶是红色的,这是其他树木所不具备的,在小时候写的一篇作文里,我把它们比成是一树小小的火炬,自己还为这个比喻暗自得意了许久。

    石榴花要萌出骨朵了,这时,家里照例要举行一场“寻花”大赛,看谁先发现第一个花骨朵,看谁发现的花骨朵大,这时,米粒般大小的花骨朵被一个个先后发现了。随着骨朵日渐长大,哪些是果,哪些是诓花就能清楚地分辨了,所谓的诓花,就是不结果实的花朵。石榴花的骨朵有点像倒葫芦形状的,如果是花托部分小,花瓣部分大,这个十有八九是诓花,而前后两部分大小差不多的基本上可以确定是果实了。

    五月,到了石榴花盛开的季节,火红的花瓣,金黄色的花蕊,再衬以油绿的树叶,整个石榴树就是这个农家院子里一道靓丽的风景,蜜蜂、蝴蝶纷至沓来,小孩子捉蜂捕蝶,给小院增加了无限乐趣。六七月份雨水偏多,是“压石榴”的季节,所谓的压石榴,就选那些离根部比较近的枝条,压下来将一部分埋到泥土里,过上一段时间生根后就是一棵新石榴树了,因为年年都有到家里来求树的人,很多亲戚朋友家都有了。

    石榴一个个坐果了,花托也由红变青了,在炎炎的夏日里,石榴果在一天天慢慢长大,这时候父亲就忙着开始给石榴树喷药,防止病虫害给石榴带来的损失,尽管如此,一些长得鸡蛋大小的石榴还是掉得树下满地都是,让人看了心疼。

    经历了炎夏和风雨,到了阴历的八月份,也就是秋分时节,石榴一个个变了模样,颜色有红有黄,个头也非常的喜人,有的还裂开了口,能看到石榴籽由白变红的过程。中秋节前后,石榴终于可以采摘了,爸爸妈妈搬着凳子,提着筐子,拿着剪刀,我们小孩子就在树下围着,比赛看谁发现那个最大的。

    个大的、品相完好的石榴照例是自家不吃,剪下来后分别送给左邻右舍和亲戚朋友,每当有父母的同事朋友来访,从树上剪几个石榴相赠则是最大的满足。

    剩下的石榴就是自己享用了,爸爸妈妈选出几个大的,用绳子挂到堂屋内风干,一直到年底,在过年招待客人时,一盘通红的石榴籽顿时让人胃口大开。全家人在一起吃石榴都是分而食之,一个石榴掰成几块,一个人独自吃一个石榴还真是一种奢望。树上的石榴多少是能看得出来的,但小孩子的馋嘴是抵挡不住的,时常趁大人不在家,悄悄地摘上一个自己大快朵颐或是与小伙伴分享。

    有一年开春后在屋里玩耍,偶然在床缝处发现了一个鸡蛋大小的石榴,它已经风干了,皮干硬且薄,剥开以后发现一点也没有坏,每一颗石榴籽都是殷红殷红的,想来给石榴石命名的人,一定是先见到了殷红的石榴籽才会有此灵感吧。那个石榴我自己一个人偷偷吃掉了,那种甘甜清冽的滋味在味蕾上记忆了很多年。

    每次吃完石榴,妈妈都要把石榴皮收集起来,放在窗台上晒干,说这是一味中药材,专门治拉肚子,不过石榴皮极涩极苦,与石榴籽的滋味相比真是天壤之别。

    离开家三十多年过去了,大约是树龄老化或是土壤的原因,老家的石榴树也有些衰败了,中秋节前,妈妈打电话说病虫害一年年多了,因为生虫,每年也见不了几个石榴,不过中秋前后,还是要把果子摘下来全家人分享,只是感觉没有从前的滋味了。

    随着社会的发展、物质的丰富和物流的进步,吃上各地的应季石榴也是非常方便了,可是,那种从春盼到秋、从花朵盼到果实的期待渐渐变淡了,不变的只有记忆深处那火红的花朵和唇齿间流淌的甜美。

 
 
 
 报社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广告服务
 中国石油化工集团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9963221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3542号   广电节目经营许可证(广媒)字第180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0459号
 京ICP备 10210212号-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0120170018号   本网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维京律师事务所 孙连钟律师 高天玉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