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频道  企业频道  资讯频道  物供频道  生活频道  博客频道  English  视频网  图片网
 
热点 要闻 专题 图片
国内 国际 言论 人物
  产品价格 数据中心
专家分析 宏观解读
  油田企业 炼化企业
销售企业 企业文化
  产经新闻 物供动态
供求信息 招标信息
  石化文苑 石化博客
生活视点 石化摄影
 
      责编:卢恋秋 电话:(010)59963228
邮箱:lulianqiu@sinopec.com
 
   您的位置: 生活频道 >>> 石化文苑
 

绿皮火车的记忆

2021-04-07 来源: 中国石化新闻网
 

    文\中原油田 苏涤非

    六年前这个季节,怀着一颗忐忑不安的心,踏上了西行去西北油田务工的列车,先从油城濮阳到郑州,再由郑州到乌鲁木齐,然后转车到库尔勒,最终到工作地点,全程3700多公里,伴着绿皮火车的咣当声,历时三天两夜到达目的地。

    那是我四十多年的人生中第一次单独出门远行,而这几年外出的经历也在我的人生中里留下了磨灭不去的印记,特别乘坐绿皮火车的记忆一直都在脑海。

    当时正值仲春季节,乘坐长途大巴到郑州,一路上看到草长莺飞、繁花似锦,中原大地一片生机盎然。因是晚上21:30的火车,上车后不久就熄灯了,不知道是火车的咣当声还是其他的什么原因,一直睡不踏实,一夜不知道醒来几次,最后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早上醒来,发现八点多钟天还不太亮,而铁路两边的景色与中原大相径庭。路基的两边是满目白色的枯草,想到岑参的诗《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中“北风卷地白草折”可能就是在描写它,稍远一点就是布满大小石块的荒滩,极目远山,看不到一点绿意,查看手机地图,原来已经进入甘肃境内。

    几十个小时,一直在吃泡面、喝水、散步、睡觉中度过,心里不免有些焦躁,直到火车到达目的地。在此后的三年时间里,几乎每个季度我自己都要乘坐火车往返内地和新疆,逐渐适应了火车上几十个小时的生活,不再是吃和睡,更多的是拿一本自己平时想看而没有时间看的书来阅读,时间就过得很快了。

    仔细回想,还是小时候,大约两三岁时,父亲带我坐火车去北京,当时是先坐公共汽车到安阳,然后再乘火车到北京,其他的记忆都没有了,记得最清楚的就是当时车厢里有一个没有了双腿,常年在火车上讨饭的人向我伸手行乞,当时我吓得哇哇大哭,这也是长大后父亲告诉我的。

    20世纪80年代,住在豫北这个交通不便的小县城,乘坐火车的机会不是很多,直到工作以后,特别是从九十年代起,有机会参加单位组织的外出学习、培训、疗养,乘坐火车的机会才多了起来。

    几个人、十几个人一起坐火车,才能体会出乘坐绿皮火车的快乐,大家三三两两地凑在一起,或打牌、或聊天或是小酌一杯,平时不太熟的在火车上也混得很熟了,平时不怎么扎堆的人也和大家一起热热闹闹的,一节不大的车厢把原本熟悉和不熟悉的人聚在了一起。

    和家人一起乘坐绿皮火车也别有一番滋味,坐硬座车厢,在小桌板上吃着简单的食物,看着窗外缓缓移动的风景,和同行的人谈天说地、拉拉家常,也能得到不少收获。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2015年夏季,和妻子去往武汉的列车上,认识了一个姓“三”的人,这个姓氏颠覆了我对《百家姓》的认知。一个对此颇有研究的同事告诉我,从一到十都是姓氏,只是我们见到的比较少而已。

    随着国家基础设施建设力度的进一步加大和铁路不断提速,现在出门,乘坐绿皮火车的机会少了,一般都是高铁、动车,虽然快捷了很多,但是绿皮火车上的那种闲适却也体会不到了。

    去前线的路上,看着田野里逐渐崛起的郑济高铁的路基,仿佛看到一列列车一路呼啸而过,而那有些慢悠悠的绿皮火车其实也不曾晚点和消失,它一直在我们的脑海里。

 
 
 
 报社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广告服务
 中国石油化工集团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9963221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3542号   广电节目经营许可证(广媒)字第180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0459号
 京ICP备 10210212号-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0120170018号   本网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维京律师事务所 孙连钟律师 高天玉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