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生活频道 >>> 石化文苑
 

萌娃入学记

2021-09-14 来源: 中国石化新闻网
石化新闻
 

  文\胜利油田 王鹏

  我大概是全中国唯一一个几乎每天都要被幼儿园老师“约谈”的家长。尽管经过三年不懈的努力,女儿的淘气值已经直线下降,但淘气花样日增且技术含量越来越高。本来我想通过暑期“幼小衔接”班临阵磨枪,结果上了一半就受疫情影响停课了。我又想线上培训也能临时抱一下佛脚,结果学了一半“双减”开始退费了。

  摩拳擦掌决定自己上手,工资卡适时地提醒我不要任性。没办法,只好把她送回我爹家。一老一少相见甚欢心飞扬的场景,真是让人透心凉。

  我把一兜子练习题交给我爹:“做起来啊,时不我待。”我爹说:“拉倒吧你,无为而治。”

  每天下班回来接女儿,我爹家里就像是战场。沙发上啥都有,爷俩儿却坐在地上,四只拖鞋只见一大一小。家里唯一整洁的就是早晨递给我爹的那个装练习题的兜子,给他时啥样现在还啥样。

  至此,我深刻地意识到,“入学”这件事一直还停留在字面意思上,从未进入到女儿的心理层面。

  8月10日,新生网上报名开始,我决定给女儿点“仪式感”,为她端正态度,转变观念,提高认识,做好入学准备。

  晚上回家,我打开报名的小程序,把手机递给女儿:“自己报名吧。”女儿很诧异:“真的吗?我自己报名?”“真的,我已经登录了,你按提示一步一步地来。”我点头表示确定。“我才六岁而已。”她眼神有点挑衅。“六岁报名足够了。”我把手机往她怀里又推了推。

  “点这个‘东营市义务教育学校招生入学统一报名平台’对吗?”“选东营区对吗?”“公办学校和民办学校,选哪个?”她操作一步就问一句,我一一回答。她越来越认真,我假装越来越轻松。

  “妈妈,要填家长姓名了,我不会啊!”她两只手端着手机不停地上下晃动。我把输入法从全拼调成了手写,她用小小的手指一笔一画地写着我和爱人的名字,有几次因为控制不好力度,手机识别不清,她又一脸无措地向我求助。就这样,两个姓名五个汉字,写了七八分钟才完成。长舒了一口气,她又争分夺秒地填起了身份证号码。

  全部信息填写完成,女儿对我说:“最后按‘提交’吗?”“提交了可就不能改了!”我故意说得很严重。“如果是我,还得再检查两遍。”“对对,我再检查检查。”她用手指一个字一个字地点着,却又小心翼翼让自己不碰触到屏幕,嘴里还小声地念着。

  “检查完了,没有错误,妈妈你再看看。”她把手机举到我面前。“那就提交吧。”我说,“你得相信自己。”

  她在沙发上擦了擦手,手心一下,手背一下,按下了“提交”。“妈妈,送神十二飞到太空的时候,那个人就是这样按的,就像我这样认真地点了一下。”她用小肉手在我的胳膊上郑重地一戳。

  随后的时间里,我让她自己从购物网站选了书包、文具,告诉她支付密码,让她自己下单。快递到了,让她自己取快递,自己开箱,自己验货。后来她还自己用电动转笔刀削了铅笔。

  终于到了拿入学通知书的日子。早晨我让她选了最喜欢的裙子,穿戴整齐去学校。拿到通知书,又在学校门口拍了一张照片。整个早晨,她都极度兴奋,围着学校外墙转了一圈,把能看到的每个地方都指给我,还隔着围墙栅栏抚摸了学校里的小草。

  回到家,我组织召开了一次“民主生活会”,通过自我剖析,她找出了自己的四项缺点。我告诉她,这些缺点幼儿园老师都知道,可是上小学以后幼儿园老师不再教她了,有新的老师教她,新老师可不知道她的这些缺点。现在有两种选择,一是把这些缺点明白地告诉新老师;二是趁老师还不知道,改掉缺点永不再犯,最后完美呈现在新老师面前。她想了想说选第二种。

  女儿找出了一个笔记本,一笔一画地写下了她那四条缺点。看着她认真的样子,我心中不禁感叹,“会议开得太保守了,四条缺点?再加个‘零’还差不多。”贪多嚼不烂,我安慰自己,有了这四条,后面三十六条还会远吗?我又鼓励自己。

  “妈妈,我改正一条就划掉一条。”女儿很认真地说。乖乖,要是消项的话,这个本子估计不够,我又感叹了一下。

  8月29日晚,距离开学还有两天,我和女儿躺在床上。“你准备好做一个小学生了吗?”我问她。“准备好了,那四条缺点都被我划掉了,说明我改完了。”她没听到我的叹气自信地说。“妈妈,你准备好做一个小学生家长了吗?”她忽然问我。“早已进入一级战备。”我回答。

 
 
 报社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广告服务         
 中国石油化工集团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9963221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3542号   广电节目经营许可证(广媒)字第180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0459号
 京ICP备 10210212号-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0120170018号   本网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维京律师事务所 孙连钟律师 高天玉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