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生活频道 >>> 石化文苑
 

抓螃蟹

2021-09-30 来源: 中国石化新闻网
石化新闻
 

  文\沈阳石油 吴迪

  小的时候每到夏秋之季,每逢降一场雨,山沟沟里,包括田埂边的小水渠里都涨满了浑水。从我们山村那浑水沟里跑出来的螃蟹特别漂亮,两个大钳子耀武扬威地举在空中,它先是从水中露出头来观察一下四周,待没有什么危险了,就大摇大摆地从水中爬出来,快速地向岸上跑去,寻找蚯蚓了,甲虫了,蜗牛了,小昆虫了等用以果腹。

  这时候我就高兴透了,挽了裤腿,屁股颠呀颠的,冒了雨在水沟边去掏螃蟹 ——别看那家伙长了八只腿,逃起来它当然是跑不过我,但要它束手就擒也挺不容易。

  只听得吱吱嘎嘎铁碰铁一阵响,彼此都把对方降服不了。它挥舞着一对大夹子,边抵抗边横咧咧地窜,到处找洞穴钻,或是依旧往浑水里潜。我呢,我是张开火钳,撵着它夹。如果我夹住了它,或是它夹住了我,那就好办了——那么一提溜,就把它提到了早准备好的磁盘里,算大功告成。

  可我很不容易夹住它,它夹住我了也知要上当,马上就丢了“手”。这么一来二去,我急了,举起火钳就砸下去,它马上瘫了,背上的铁甲壳一下子被砸破,甚至砸得粉碎。只见它嘴里冒一阵小气泡,再挣扎着走上几步,就一直躺那儿了。

  一到满山开着金黄色野菊花的时候,正是螃蟹长得很大个的时候,所谓“金秋菊黄蟹正肥持螯饮酒滋筋髓”,就这时候吧。

  想象古人们在秋天赏着菊花,举着螃蟹的一只大腿一边咬着,一边饮着酒,那情境是多么美吧。然而那时的我是想象不来的,我们的吃法很简单,回到家里洗一洗,然后或蒸或煮,吃起来那可真是绝顶的鲜美,黄满膏肥,蟹味醇正,唇齿留香。

  我最喜欢吃蟹壳里的肉,打开蟹壳用蟹脚把蟹壳里面的肉刮到一起,用嘴一吸那味道美极了,就是倾尽笔墨也写不出那是一种怎样的滋味,那可是只能意会不会言传。那公蟹蟹膏美如白玉,那母蟹蟹黄黄如金。曹雪芹有诗云:“螯封嫩玉双双满,壳凸红脂块块香”。

  后来我吃过海蟹,吃过河蟹,也吃过溪蟹。吃过阳澄湖的大闸蟹,吃过盘锦的稻田蟹,吃过四脚红,梭子蟹,也吃过帝王蟹。我吃过醉蟹,香辣蟹,避风塘的炒蟹,可都吃不出小时候自己亲手抓的螃蟹的香味来。

  什么时候,可以再回到那时候的小河边抓一回螃蟹呢?

 
 
 报社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广告服务         
 中国石油化工集团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9963221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3542号   广电节目经营许可证(广媒)字第180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0459号
 京ICP备 10210212号-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0120170018号   本网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维京律师事务所 孙连钟律师 高天玉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