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行业  人物  企业  生活  English 
 
 
  石化文苑 | 石化文体 | 生活影像 | 石化摄影 | 生活视点
理财生活 | 健康快线 | 电影图书 | 乐途天下 | 专题推荐
     
 
   您的位置: 生活频道 >>> 石化文苑
 

回家的路

2018-10-12     来源:
石化新闻

    文\茂名石化 陈汝雄

    也许是命运的作弄,我出生成长在粤北,之后求学工作生活却在粤西,粤西、粤北两头,成了心中永远的牵挂,从粤西回老家粤北探亲则是年年必走的路。这近800公里的路,一生走过无数次,有过太多的感叹。

    记得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我刚从广东石油学校毕业后回老家探亲,辗转多地,从茂名乘汽车一路颠颠簸簸,过西江时还要下车搭渡船,坐了足足一整天车才到得广州,在广州住一宿后,第二天一大早又从广州火车站搭乘火车到韶关,再从韶关坐汽车到县城,之后就再无车可搭乘了,只好自己扛着行旅走近两个小时、7公里的泥沙公路才能回到老家,当时年轻,加之又是走在高中阶段经常走早已习惯了的公路上,倒也不觉得累,只是回到家已是第二天近傍晚了,人困马乏,筋疲力尽。

    早些年,每年春节回家探亲成了一块心病,倒不是怕辗转走两天的路、经受不了颠簸之苦,最头痛的是广州火车站北上车票一票难求,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东西南北中,发财到广东”的打工潮中,南下珠三角打工的人潮实在太汹涌了,每年春节打工一簇北上返乡军团实在太庞大了。记得八十年代有一年春节要回老家探亲,托茂名石化驻广州办事处的人想方设法购了一张广州北上韶关的火车票,还是无坐的,等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从人山人海拥挤得水泄不通的广州火车站挤上火车后,发现自己车票所编号的车厢是一节加挂的原本拉生猪的闷罐子慢车,挤上车来发现除了四面铁皮和一扇门外,里面黑乎乎的,挤满了席地而坐的人,车内还留有一股强烈呛鼻的猪腥味。

    我找到一个稍能立脚的地方,半站半蹲的,此时,火车哐噹哐噹启动了,不时还吹来车厢角落有人小便的阵阵臊味,熏得人无法忍受,却又不得不接受。就这样在忍无可忍又不得不忍中,此列慢车一路逢车必让,见站必停,花了四五个小时才终于走完从广州到韶关这短短两百公里的艰难路程。后来,虽然三(水)茂(名)铁路开通,但没有从茂名经广州直接北上的火车,再后来,有了广(州)湛(江)高速公路,但仍然要分段购票,从广州转车北上韶关,广州火车站车票仍然一票难得。回家路依然慢长。

    直到2007年粤海铁路开通后,终于有了三亚至北京、上海的旅客列车,才可从茂名坐火车直接到韶关,从粤西到粤北回老家探亲再也不用花两天时间,只用七个小时便成了,再后来,又有了网上购票系统,购买火车票也方便多了。2018年6月28日,茂名开通至广州的高铁,两个半小时便可抵达广州,再接驳武(汉)广(州)高铁北上,只需四五个小时左右便可回到老家了。

    真想不到,近40年来,回家之路曲折慢长,变化巨大。过去,从县城到我老家村里那条仅7公里路程的两车道泥沙公路,要经过两个小山坳,步行得走近2个小时,如今,这条路也已变成了双向六车道的一级水泥公路,只需几分钟车程就到了,且与武(汉)深(圳)高速、韶(关)赣(州)高速相连,沿途已经变成产业园区,山坳被铲平,建起了厂房,高楼林立,与县城基本连成一片了。望着这条熟悉而又陌生的公路上川流不息的车流,再也难得见到一个走路的行人了,沧海桑田,世事变幻,真是感慨万千。

 
 
 
·延伸阅读
 
 
<返回频道首页>
 
 
   石化文苑
· 十年未归乡 · 国庆探亲记(其一)
· 回家的路 · 秋游沈园
· 愿征途同行 · 红烧鱼
· 荒漠戈壁里的葫芦 · 重阳又重阳
   石化摄影
   生活视点
· 北京发布空气重污染红色预警 实施单双号限行
· 近200公里 9条地铁新线月底开工
· 北京首发重污染红色预警 今日双号上路
· 春运火车票明起发售 先改签再退票“妙招”失效
· 2016年春运火车票预售期公布
· 双11电商大战开打 实名制首迎物流高峰大考
   专题推荐
 
哈萨克斯坦阿特劳炼厂完成 ...
青春石化人第五期
2018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奖 ...
 
系列4青春石化人
石化人在南极
辉煌30年 又是扬帆起航时
 
 
 
 
 
 报社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广告服务         
 中国石油化工集团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9963221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3542号   广电节目经营许可证(广媒)字第180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0459号
 京ICP备 10210212号-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0120170018号   本网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维京律师事务所 孙连钟律师 高天玉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