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石化新闻网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 热点透视

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加速演进,经济增长可能持续低迷,大国竞争日趋激烈

全球能源市场将在深度调整中加速变革

来源:中国石化报 时间:2024-01-26 08:17

侯燕明  制图

随着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加速演进,动荡变革、变乱交织的特征将更明显,而全球经济增长可能持续低迷,大国之间的竞争更加激烈,将推动全球能源格局和国际油气市场进行深刻调整。

世界动荡与变革的特征越发明显

地缘政治层面,大国博弈竞合与地区冲突叠加,动荡与变革成为重要特征。

中美关系缓和带动中国与西方国家关系整体缓和。2023年下半年,中美高层交往频繁,美国国务卿布林肯、财政部部长耶伦、商务部部长雷蒙多、参议院民主党领袖舒默等高官密集访华,习近平主席应美国总统拜登之邀赴旧金山举行中美元首会晤,推动中美关系筑底企稳,带动欧盟、日本、澳大利亚对华释放缓和或合作信号。

中国积极开辟外交新局。与俄罗斯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进一步深化,斡旋促成沙特与伊朗重建外交关系,积极推动金砖国家扩员,增强推动世界秩序变革的积极力量。在“一带一路”倡议提出十周年之际,主办第三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与共建国家深化全方位战略合作,开启共建“一带一路”下一个黄金十年。

经济技术层面,世界经济复苏势头放缓,中美前沿技术竞争酝酿产业变革。

世界经济持续低迷。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2023年10月预测,2023年世界经济增速为3%(2022年为3.5%),远低于2000~2019年3.8%的历史平均水平,且处于历史低位,但较2023年4月的预测值上调了0.2个百分点,表明世界经济在持续低迷中仍保持韧性。

全球加息周期逐渐步入尾声。全球大宗产品价格逐渐回落至欧洲地缘政治冲突前的水平,2023年世界消费者价格指数(CPI)增速降至6.9%(2022年为8.7%),通胀回落势头明显。美国、欧元区国家2023年12月的CPI分别同比增长3.4%和2.9%,较2022年处于历史高位的峰值水平明显回落。在此背景下,2023年下半年美联储和欧洲央行开始暂停加息,巴西、智利等发展中国家也已启动降息进程。

西方经济下行但好于预期。其中,美国经济具备较强韧性,虽然因美元指数高企抑制出口,但消费旺盛超出预期,对半导体等电子行业的政策支持带动了制造业投资繁荣,预计2023年GDP增速为2.1%(2022年为2.1%)。欧盟制造业萎缩、消费低迷、出口萎靡,叠加货币紧缩效应,经济增速大幅下滑,预计2023年GDP增速为0.7%(2022年为3.3%)。总体而言,受美国经济增长强劲支撑,2023年发达经济体的GDP增速为1.5%(2022年为2.6%),较2023年4月的预测值上调了0.2个百分点。

中国经济在曲折中稳步复苏。我国不断出台稳增长政策,积极因素逐渐累积,消费呈现修复性复苏,高端装备制造、信息技术、人工智能等战略新兴产业快速成长。国家统计局公布我国2023年GDP增速为5.2%(2022年为3.0%),整体好于预期,四个季度增速分别为4.5%、6.3%、4.9%和5.2%,呈现回升向好态势,展现出较强韧性和活力,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有望超过30%。

新一轮产业革命正在酝酿。中美成为全球科技创新的主要驱动力,两国研发投入占全球比重超过50%(美国、中国分别占36%和28%)。生成式人工智能等新兴技术不断涌现,美国在人工智能、新能源和氢能技术、计算机芯片、太空探索等领域仍然领先,中国在无人机、量子通信、网络技术和5G、数字支付等领域逐渐占据优势。

能源产业链在变革中加快重塑

油气市场层面,国际油气贸易格局深刻调整,油气价格持续回落。

2023年初,各地区油气贸易流向发生重大变化,美洲、中东、非洲等地区资源国积极填补欧洲市场缺口。

国际油价仍处于相对高位。由于石油贸易较灵活,本轮全球石油贸易格局调整逐步完成,欧洲基本实现对单一国家油气资源的进口替代。2023年,全球石油需求增加了220万桶/日,达到1.02亿桶/日,超越疫情前水平。其中发展中国家引领全球石油需求增长,中国受经济复苏提振,石油需求增量占全球比重超过70%。同时,沙特与俄罗斯在欧佩克+框架下多次宣布减产,原油供需形势全年呈现前松后紧态势,对油价构成支撑。2023年,布伦特原油均价为83美元/桶(2022年为98美元/桶);但非欧佩克国家加快增产,叠加世界经济低迷,国际油价回落势头明显,较2022年下降了15.3%。

天然气市场缓慢恢复。由于短期内现有天然气管道、液化天然气(LNG)配套设施难以满足天然气跨区域贸易大幅调整的需求,全球天然气贸易格局仍处于深度调整期,管道气对亚洲的出口增量无法弥补对欧洲的出口减量,欧洲尚未完成对单一国家管道气的全面替代。在中国、印度等亚太国家需求的带动下,2023年全球天然气消费比2022年增长了0.2%,而欧洲消费仍呈萎缩态势,比2022年下降了7%,叠加各国增加煤电、核电对气电的替代,国际气价持续回落。2023年东北亚现货、欧洲TTF均价分别为14美元/百万英热单位(2022年为34美元/百万英热单位)和13美元/百万英热单位(2022年为41美元/百万英热单位),较2022年分别下降58.8%和67.6%。

能源转型层面,大国加强绿色规则竞合,非化石能源消费持续增长。

全球清洁能源投资优势扩大。国际能源署(IEA)表示,2023年全球清洁能源投资超过1.7万亿美元(2022年为1.1万亿美元),主要用于可再生能源、电动汽车、电网、储能、低碳燃料等领域,大幅超出投向化石能源的1万亿美元(2022年为1.1万亿美元),优势呈现持续扩大势头。特别是太阳能投资(3800亿美元)首次超过石油投资(3700亿美元),投资清洁化趋势显著。在可再生能源的带动下,非化石能源消费规模持续增长,2023年占全球一次能源消费的比重为19%,较2022年增加了0.3个百分点。

全球应对气候变化共识趋同。中美发布《关于加强合作应对气候危机的阳光之乡声明》,支持第28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COP28)成功召开。大会完成了对《巴黎协定》的首次全球盘点,并首次就制定“转型脱离化石燃料”的路线图达成一致。阿联酋还发起了“全球脱碳加速器”(GDA)计划,呼吁到2030年将全球可再生能源发电装机容量增加两倍,吸引了110多个国家签署协议。沙特阿美、埃克森美孚、壳牌、bp等50家油气公司(占全球石油产量超过40%)加入《石油和天然气脱碳章程》,承诺2030年实现甲烷零排放。

氢能产业链国际规则初步成型。以美国、中国、欧盟为代表的能源消费国和地区,和以阿联酋、沙特、俄罗斯为代表的能源生产国纷纷出台氢能政策和发展规划,探索加快布局绿氢产业。二十国集团(G20)在《新德里宣言》中首次确立“G20氢问题高级别自愿原则”,围绕低碳氢的标准、认证、定价、运输规则等达成基本共识。这一共识在《阿联酋氢能意向宣言》中得到进一步确认,推动各国围绕低碳氢的供应链、碳排放强度核算、交易标准和认证体系等进行政策协调,为推动形成统一的全球氢能贸易市场奠定了基础。

变乱交织的世界将推动能源市场调整

地缘政治层面,大国关系将在变乱交织中加快演化。

全球迎来超级选举年。2024年,至少50个国家将迎来全国性选举,覆盖世界人口超过40亿(占全球比重近半),既包括美国、俄罗斯、英国等全球大国,又包括印度、南非、印尼、土耳其等新兴经济体,还包括欧洲议会这一欧盟主要机构,可能创下历史纪录。

中美关系有望延续缓和态势。整体而言,美国两党忙于大选无暇外顾,而且对与中国合作协调地缘冲突、气候变化的需求上升,随着中美重启各层级对话交流机制,将为两国管控分歧提供直接渠道,支撑中美关系维持相对稳定。

巴以冲突存在溢出风险。巴以冲突短期难以结束,但因美国与伊朗、沙特等国家均不愿冲突扩大化,战火大概率将局限于巴以两国境内,并可能逐渐降温受控,但胡塞武装等频繁袭击美军基地和红海过境商船,叠加中东地区错综复杂的历史和现实矛盾,新老问题可能更加突出,中东地区政治安全形势更复杂。

经济技术层面,世界经济处于深度调整期,前沿技术融合应用成为大国竞争焦点。

世界经济增长动力不足。IMF预测2024年世界经济增速为2.9%,其中发达经济体、发展中经济体的经济增速分别为1.4%和4%,较2023年略有下滑或基本持平。由于缺乏新兴经济增长极,预计未来5年世界经济增速仍然仅为3%左右。

美国经济放缓但有望实现“软着陆”。货币紧缩效应持续显现,借贷成本上升,超额储备的缓冲作用减少,消费将有所放缓,预计美国2024年GDP增速为1.5%,大体呈现温和减速态势。

中国经济延续恢复态势。面对外部环境复杂多变的不利局面,我国将出台更多稳增长、稳消费、稳就业政策,着力扩大内需,为实现“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预留充足弹性空间,预计2024年GDP增长目标将在5%左右,整体呈现回升向好趋势。

美欧货币政策存在转向可能。预计2024年发达经济体通胀率降至3%(2023年为4.6%),但仍高于2%的目标水平。由于通胀回落进程可能存在反复,美欧央行可能持续维持利率高位,但随着经济下行,或逐渐探索启动降息进程,届时人民币贬值压力将有所缓解。

大国高科技博弈更趋激烈。各国加大对新能源、新材料、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的研发投入,围绕智能制造、量子计算、半导体、低碳燃料、新能源电池等领域进行布局,推动前沿技术与成熟产业体系的有效融合和大规模商业应用。美国将继续收紧对华高科技合作渠道,而随着中欧高端制造业竞争强化,欧盟参与美国主导的西方高科技联盟的意愿可能增强。

能源市场层面,全球能源消费增速放缓并呈现地区分化,油气供需平衡仍然偏紧。

油气消费平缓增长。预计2024年全球石油、天然气消费增速分别为0.8%和1.6%。在世界经济低迷的背景下,石油需求增速回归偏弱水平,可能仅增加100万桶/日。随着发达国家石油需求增长陷于停滞,发展中国家成为全球石油需求的主要增长动力。同时,天然气需求增长逐渐复苏,增速较2023年有所回升,发展中国家天然气需求持续增长,亚太、中东地区消费增量合计占全球增量的比重约为60%,中国、印度等亚太国家将成全球天然气需求的主要增长动力。

地缘风险支撑国际油价。预计2024年全球石油产量将增加180万桶/日,美国、加拿大、圭亚那等非欧佩克国家将引领产量增长,但美国石油产量增幅有所回落,全球石油供需整体将相对平衡,呈现前松后紧态势。同时,以沙特、俄罗斯为首的欧佩克+将延续限产保价政策,但由于内部分歧,实际减产效果难以保证,对油价的提振作用可能逐渐弱化。考虑到地区冲突溢出仍将扰动石油市场,叠加全球超级选举年输出诸多不确定性,预计2024年布伦特原油均价为75~85美元/桶,仍然维持在相对高位。

全球LNG市场延续偏紧态势。预计2024年全球天然气产量比2023年增长3%,北美、中东地区将加快增产,基本能满足新增消费需求,整体供需维持平衡。但新增LNG供应量仍然较少,主要来自俄罗斯、美国,而欧洲为弥补需求缺口,LNG进口规模将继续扩大,亚太地区的LNG需求也将持续增加,叠加地缘风险扰动,将对气价构成支撑,预计2024年东北亚现货和欧洲TTF均价分别为10~15美元/百万英热单位和9.5~14.5美元/百万英热单位,维持在相对高位。

电动汽车替代冲击持续深化。随着中美欧等国家和地区大力推动汽车产业电动化,预计2024年全球新能源汽车销量有望达到1800万辆(2023年为1500万辆),渗透率有望接近20%。其中我国新能源汽车销量将超过1100万辆(2023年为930万辆),占全球比重超过60%,将首次迈入千万量级时代,渗透率有望进一步升至37%(2023年为32.7%),延续扩张势头。全球新能源汽车产业将持续繁荣,对汽柴油终端消费的替代规模将不断扩大,给各国能源消费格局带来深刻影响。

(作者单位:中国石化经济技术研究院)

(责任编辑:王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