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石化新闻网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 观察分析

航煤消费重回增长轨道

来源:中国石化报 时间:2024-03-27 08:08

阅读提示

2020~2022年,受不可抗力冲击,航煤消费遭受严重打击。疫情影响因素消散后,国内经济增长及航空网络布局支撑航空出行需求稳健增长。中长期看,我国人均乘机次数与发达国家相比差距较大,机场大建设、航空货运业务快速发展,使得国内航煤消费仍有增长空间。

作者为中国石化经济技术研究院市场营销研究所 杨 晨

航煤(航空煤油)主要由烃类化合物组成,是根据飞机发动机的性能和飞机的安全需求特别研制的航空燃料,具有密度适宜、热值高、燃烧性能好、清洁度高、硫含量少、对机件腐蚀小等特点,能够迅速、稳定、完全燃烧,可满足寒冷地区和高空飞行对油品的要求。

航煤主要由原油蒸馏的煤油馏分精制加工而成,或由重质馏分油经加氢裂化后精馏获得,在生产过程中还需加入抗氧剂、抗静电剂等微量组分。

航煤产业链包括上游原材料开采、加工,中游运输、销售,以及下游航空消费等环节。上游原材料主要以原油为主,通过常减压蒸馏制得蜡油,再经过加氢裂化生产航空煤油。

经济快速发展带动航空事业生机盎然,国内航煤(本文指民航用煤油)继续保持旺盛的消费力。2015~2019年国内航煤需求年均增长9.1%,2023年全国航煤消费3469万吨,仅恢复到2018年水平。疫情影响因素消散后,国内经济增长及航空网络布局仍支撑航空出行需求稳健增长。

航煤需求恢复到2018年水平

随着收入水平提高和交通物流需求增加,居民长途出行选择航空运输比例不断提高,跨国运输及长线运输的增加也带动航空货运需求持续增长;国内航空基础设施快速建设和发展,机场密度逐渐加大,机场服务能力逐步提高,现代化程度不断提升。截至2023年底,我国境内民用航空(颁证)机场达到258个,全行业完成运输总周转量1201亿吨公里,2015~2019年年均增长10.9%;民航运输业蓬勃发展带动航煤消费量持续快速增长,2015~2019年年均增长9.1%,2019年全国航煤消费量达到3648万吨。

2020年新冠疫情使全球民航运输业遭受严重打击,国内航煤需求锐减30%以上。疫情期间,民航运输业在“世界疫情恶化-入境航班确诊病例增多-局部疫情发生”的链条中循环,航煤需求艰难恢复,2023年航煤需求量3469万吨,距疫情前水平仍存在明显差距。

国际航线拖累需求恢复

2023年航煤消费量较2019年降幅4.9%,略高于2018年水平。其中,国内航线加油量已经恢复甚至超过疫情前水平,较2019年增长12%;外航和国际、地区航线的加油量较2019年下降43%,成为航煤需求恢复的主要缺口。

从国际航空需求恢复缺口来看,以美国为代表的北美洲国家主要受局部冲突、中美国际航班政策及签证等方面的影响,以日本为代表的部分国家主要受以宽体机运力、航班数量、当地机场地面保障能力不足的影响,以泰国、越南、菲律宾为代表的东南亚国家主要受负面舆情等影响,导致国际出行需求较2019年恢复程度较低,而这部分区域在疫情前属于主要国际航班流向,因此对国际航班需求影响较大。

随着中美航班恢复,受新增瑞士、爱尔兰、匈牙利、奥地利、比利时、卢森堡六国试行免签政策等利好因素推动,国际航班较2019年的恢复率已经达到73%,尤其是新加坡、阿联酋、英国等国的国际航班均已超过2019年水平,将推动国际航线加油量快速增长。

国内消费“旺季更旺,淡季更淡”

2023年国内航线快速复苏,航空市场呈现“旺季更旺,淡季更淡”的特点,旅游热门地区推动区域航煤消费增长突出。2023年节假日及前后两天,航班恢复率和航煤消费量迅猛增长,之后呈现断崖式下跌,月度间波动幅度非常明显。例如,7~8月暑假期间航煤消费量较2019年分别出现3.9%和5.5%的正增长,但是9月之后呈现负增长。从区域来看,西部地区的陕西、川渝是暑期的旅游热门地区,“北上看雪”和“南下避寒”的旅游需求贯穿2024年的春节假期,这些省份的航煤消费量显著高于历史同期。

民航货邮运输量保持稳定增长

相比其他运输方式,航空物流具有运输时效高、空间跨度大、运输安全准确等特点,已经成为高附加值货物运输的重要方式。近年来,我国民航货邮运输量保持整体增长,2020~2022年受疫情冲击,航空物流市场需求有所下滑,叠加行业可用运力减少影响,民航货邮运输量有所下滑。2023年以来,随着疫情因素逐渐消散,市场需求情况逐渐好转,加之国家对航空物流行业的支持力度逐渐加大,民航货邮运输量保持坚挺,2023年民航货运周转量较2019年增长4%,与客运周转量下降15%的趋势不同。

历年航煤消费量和民航总周转量

历年航煤加油量及2024年预测

修复之年回归正常增长通道

中长期国内航煤消费看好

中长期国内航煤消费仍有增长空间,2024年处于修复之年。

航空运输周转量和航煤单耗是决定航煤消费的两大核心因素。周转量方面,最大影响因素为人均乘机次数,目前我国人均乘机次数仅为0.5次/年,是日韩的1/3、德国的1/5、美国的1/9,考虑我国地域、人口及资源实际,国内人均乘机次数饱和值约为1次/年,将在2040年前后达到。航煤油耗方面,随着节油技术进步、飞机大型化及航线延长,国内航空每亿吨公里单耗仍将小幅下降,预计2030年前航煤单耗年均降低约0.5%。

随着国家区域发展战略深入实施和经济发展持续向好,各地将有大量机场新建、改扩建、迁建计划开工实施,“民航强国”战略、“四型机场”建设都将深入推进;高端物流和航空快运业务蓬勃发展,航空货运量也将持续增长。总体上看,虽然新冠疫情使“十四五”期间航煤消费持续低于潜在增长水平,但2024年航空运输将回归正常增长通道,中长期支撑我国民航持续加快发展的基本面没有改变,居民航空出行需求不断增加及航空网络建设持续完善将带动国内航煤需求保持中高速增长。

2024年航煤消费将超过2019年水平

2024年航空运输将从疫情后的爆发式复苏回归自然增长,带动航煤消费量全面恢复。2024年春运实现“开门红”,民航旅客出行创新高,春运40天民航日均发送旅客量208.6万人次,比2019年同期增长14.5%;民航累计执行客运航班量623768架次,日均比2019年同期增长5%,其中国内航班量551277架次,日均比2019年同期增长13%,国际航班量59276架次,日均比2019年同期下降30.8%;千万级机场中,日均客运航班量比2019年同期增长前三的机场分别为长春龙嘉(41.1%)、海口美兰(21.3%)、哈尔滨太平(18.6%)。

1~2月航煤消费量646万吨,较2019年同期增加57万吨,其中广东、四川和浙江是增量最大的省份,北京、上海、天津受国际航线恢复慢的影响均出现减量。从内航加油量来看,1~2月航煤消费量502万吨,较2019年增加90万吨,其中广东、四川、北京、浙江、上海等地都有较大幅度的增长,经济总量较大、工业增加值较高地区仍然是航煤消费增长的主要区域。

2024年3月31日,中国民航即将开启2024年夏秋航季。根据民航局发布的航班计划,2024年夏秋航季国内航司国内时刻量比2023年夏秋航季增长0.4%,较2019年同期增长29%;2024年夏秋航季国内航司国际时刻量恢复至2019年同期的80%。

预计2024年民航全行业运输总周转量、旅客运输量、货邮运输量等主要指标将整体超过疫情前水平,力争完成旅客运输量6.9亿人次,比2023年增长11%。国际航班方面,通过推进中美直航航班大幅增加、积极扩大与“一带一路”共建国家航权安排等举措,预计2024年底国际航线每周在6000班左右,恢复至疫情前80%以上的水平,外航加油量将从260万吨提高至400万吨,占比从2022年的7%恢复至10%。

预计2024年航煤消费量3820万吨,同比增长10.1%,较2019年增长4%。

航煤供给保持较快增长

随着我国航煤需求快速增长,加之炼厂二次加工能力提高,我国航煤产量保持十多年的快速增长,2020~2022年受疫情影响大幅下降,2023年有所恢复,也仅有4860万吨,还未达到2019年的水平。2014~2019年航煤产量年均增长10.9%。未来,新建大型炼化项目航煤收率普遍在10%以上的高水平,且国内现存炼厂航煤收率不断提高,预计2024年国内航煤产量将达到5570万吨,比2023年增长14.6%。

我国航空燃料供应实行审定制,炼厂需递交申请,由航油适航审定委员会批准通过后方能成为航空燃料供应企业。目前我国航空燃料主要供应企业为中国石化和中国石油的部分炼厂,中国海油惠州炼厂、陕西延长石油及中化泉州炼厂,2019年大连恒力石化和浙江石化先后获得航煤生产和供应资质。2023年,国内航煤产量达到4860万吨,比上年增长67.5%,其中中国石化、中国石油、中国海油、其他资源份额分别为59.6%、28.6%、6%和5.8%。

从新建项目看,恒力石化、浙江石化、中科炼化、曹妃甸旭阳石化等项目的航煤收率普遍在14%以上,江苏盛虹、镇海炼化扩建等项目的航煤收率也达到10%;从存量炼厂看,2006年以来受到需求侧的带动,国内炼厂生产航煤积极性不断提高,航煤收率呈现线性增长态势,2023年达到6.6%。

航煤出口规模不断扩大

航煤进出口具有特殊性,进口主要以保税油方式,出口除少部分作为来料加工贸易、一般贸易外,大多进入保税区用于国际航班加油。出口方面,随着国内航煤资源品质和价格逐步与国际接轨,加之“以出顶进”方式受到青睐,规模不断扩大,2023年出口航煤达1585万吨,其中用于国际航班加油的保税油消费1223万吨,占比77.2%。

从贸易对象看,国内航煤主要去往中国香港、越南、韩国和新加坡等地,占比分别达到27.9%、6.9%、4.5%和5.4%。

生物航煤成为行业新趋势

2022年1月国家发展改革委、国家能源局出台了《“十四五”现代能源体系规划》,明确提出大力发展生物航空煤油。同时,民航局下发的《“十四五”民航绿色发展专项规划》明确,“十四五”期间航空公司可持续航空燃料消费量5万吨,力争2025年可持续航空燃料消费量达到2万吨以上,到2035年,中国民航绿色低碳循环发展体系趋于完善,运输航空实现碳中性增长,机场二氧化碳排放逐步进入峰值平台期。在国家政策指导和行业龙头企业的引领下,我国航空业向绿色低碳转型的步伐加快,生物航煤成为行业发展新趋势。

生物航煤属于可持续航空燃料,是以可再生资源为原料生产的航空煤油,原料主要包括餐饮废油、动植物油脂、农林废弃物等。与传统石油基航空煤油相比,全生命周期二氧化碳排放最高可减排50%以上。

目前,中国石化生产的生物航煤已在空客中国、东航、南航、国航、多彩贵州航空等航司的航班上投用。



(责任编辑:王莹)